Seasons of Symphony


I. Let It Rain 雨



  倫敦的天空,總是那麼的藍,又那麼的灰,而且很愛哭。它每次哭都是靜靜的,靜靜的,沒有預告。明明前一分鐘,天色還很亮,還能聽到微弱的鳥兒歌唱,可是當你從書本中抬頭,驀然發現,窗外一串串雨絲已飄然而下。
  雨聲像嘆息,輕輕浸沒了街道,幼細的雨線,織出一層薄薄的哀愁。玻璃裡的模糊倒影,好像沐浴在雨中。倫敦的天空,不適合悲觀的人居住,宮野志保望著窗裡的倒影心想。
  書桌上的書本張著,剛好停在王子與公主幸福的結尾。
  王子把公主從魔的手裡救了出來,然後,他們永遠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Happily ever after.
  「好棒喲!小 Sherry 好喜歡這個故事。」有著漂亮的茶褐色頭髮的小女孩,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宮野從來不相信童話這玩意,應該說,在她得到機會相信之前,那顆可能會相信童話的心,已被身邊的冷酷與殘忍扼殺在搖籃內。可是,看著女孩純真的笑容,宮野亦不忍冷淡,表情放得柔和。
  「有一天,是否也會有個王子來找我,他會好好保護我,那我就不會再生病了!」
  宮野的手放到 Sherry 小小的頭上,溫和一笑。「只要你乖乖聽醫生的話,不用找到王子,妳的病很快就會好了!」
  「噫!」小 Sherry 吐吐舌,佻皮地笑了。「可是……可是,我還是想找到王子呀!」
  記得第一次在病歷表上閱到 " Sherry " 這個名字,還有名字旁的那張小照片,心頭不覺顫動了一下。
  與山茶花一樣的柔亮髮色,晴空顏色的大眼睛,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再加上這個精緻的名字—— Sherry 。
  精緻,卻背負著沉重的過去,對宮野來說是這樣。
  從可愛活潑的外表,實在看不出小 Sherry 原來是個早產嬰。她先天的免役能力就不太好,害她老是生病,小小年紀就在醫院進進出出。
  但撇除健康這一點,上天似乎把一切最好的禮物都給了她。她聰明、美麗、純真、樂觀,有一雙疼惜她的父母。父親擁有一份收入不錯的職業,他們給予小 Sherry 的愛,無論是精神方面還是物質方面的都不缺。宮野親眼看過, Sherry 母親如何徹夜不眠地守在病床前,溫柔輕撫女兒的髮絲,眉間的一結憂愁整夜沒消失過。父親看著女兒受疾病折磨的辛苦模樣,偷偷地熱淚盈眶,而面對女兒時臉上總是掛著最堅強、最慈祥的笑容,推動女兒剛強地走下去。
  看著他們,宮野想起自己的父母。他們是一個多麼模糊又深刻的印象。也許,她是該生氣、該怨恨的,畢竟是他倆把自己和姐姐帶進那個黑暗的世界,沒有陪在成長時期的她的身邊,又間接讓姐姐送上了性命。
  可是,每當錄音機的輪緩緩轉動,母親叮嚀的聲音在耳畔流轉,那聲音清澈好比一道清泉,將所有的仇所有的怨都洗滌。
  結果是她發現,自己原來很愛很愛,那份被命運奪走的家庭之愛。
  小 Sherry 是一面對倒的鏡子,在她身上,宮野看到那段跟自己錯開了的幸福童年。
  「 Shiho 姐姐,妳心目中有自己的王子嗎?」小 Sherry 突然這樣問。
  「我……沒有想過這回事。」宮野找不到答案,正確來說是她沒有找過。
  「 Shiho 姐姐太不浪漫了……」小 Sherry 稍微鼓起腮幫子,但下一秒又回復天真的笑容。「不過, Shiho 姐姐雖然有時很冷淡,卻是個很溫柔的人呢,所以一定能夠找到一個很棒的王子的!」
  王子……嗎?
  為甚麼一瞬間,腦海裡掠過那一抹藍色的少年身影。
  宮野一瞥窗櫺,雨還在下。


  It’s tempting, haunting
  Love is the law
  It’s temple, it’s empty
  From grace we fall



  天空斷斷續續在哭,對比之下,宮野感到情緒很平靜。
  她好久沒有哭了。與堅強二字無關,只是看著落經常落淚的天空,想哭的欲望就會自然地沉澱。好像你的眼淚都歸還了天空,化成雨水灑遍大地。
  倫敦不適合悲觀的人居住,卻很適合愛哭的人居住,像她。
  小時候的自己其實很會哭,擺出冷漠的姿態,只為了掩飾心裡的多愁善感。她剛懂事的時候,有一班不認識的大人要把她送往美國唸書,她還清楚記得,爸媽和姐姐目送自己踏出大門的目光。
  於是抵達美國後的第一晚,她捲縮著小小的身體哭了。
  作為異鄉人,或多或少總受別人排擠,那段日子並不如那些作著美國夢的人想像的那麼好過。但她都一一忍過來了,一心只想盡快完成學業,回到爸媽和姐姐的身邊。
  然而希望總是肥皂泡,輕輕一觸就破滅。
  終於,她能夠回日本了,因為父母意外身亡,她要回來繼承他們未完成的任務。她還是未能趕上見他們最後一面。大概,這狀況發生得太突然了,突然得叫她反應不過來,所以她沒有哭。
  直到她得知姐姐死訊的那一刻。
  世上唯一與自己有血脈聯繫的人,也死了。
  淚水就在那一刻潰不成軍。
  一把聲音對她說。逃吧,走吧。從此以後,再也沒有讓妳眷戀的東西,再也沒有讓妳害怕失去的東西。
  於是她逃,逃得遠遠的,這是她唯一能與命運抗爭的方法。
  從此以後,從此以後……
  那是一個下著傾盤大雨的日子。她不斷地跑,跑,跑……直到筋疲力歇,倒在那個叫「工藤」的門牌前。從此,她獲得了新的生命。
  從此以後,她恨雨天,也紀念雨天。


  It feels like on the outside looking in
  We always wonder how it could have been



  「喂,博士?」
  「噢,小哀!」一把略帶沙啞的老人聲線,自聽筒裡傳來。「妳好久沒找我了,她掛念妳呢。」
  雖然她的證件上已不再寫上「灰原哀」這名字了,博士還是沒改口過來。畢竟習慣了,不止博士,她也無法想像對方以別的名字喚她。
  「甚麼。」她的語調淡淡的,「我只隔了一星期沒撥號給你,哪有好久了。」
  「是嗎,才一星期麼,」博士呵呵的笑著,「怎麼我覺得很久了似的。」
  她說沒法子,最近醫院的工作比較忙。博士很語重心長地叮囑她,千萬別忙壞身子啊,日本這邊的天氣開始轉涼了,倫敦那兒也該秋天了罷?緊記要多穿件衣服,別讓自己冷病了。宮野輕笑,反駁說博士你才是,不要顧著研究而忘了時間三餐啊。
  然後,博士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的各項大發明和小發現,研究中途發生的趣事,以及那班孩子們又耍彆扭,硬拉自己請他們去吃高級壽司,嚷著要帶他們去郊野露營看星星……
  還有,他們都說很掛念灰原。
  他們上美術課畫心意卡,總多畫一張給灰原同學;在海灘拾貝殼,會把最美的一塊留給她;弄楓葉書簽不會忘了她的份兒,交予博士轉寄給她……
  「他們常問我,你倆何時留學完回來。」
  宮野淺淺地皺起了眉心。「你倆」,包括的當然不僅她一個。
  這可不好辦啊,難道告訴一班十歲上下的孩童,他們是因為服下一種神秘的毒藥而變成小孩,於是要隱瞞身份,成為了他們的同學……
  等他們再長大一點吧。現在還不是時候。
  「甚麼時候回來玩一下吧。」博士輕輕的說,「你的房間,我一直有留著啊。」
  暖暖的嗓音,沿著幼細的電話線流進聽筒裡,飄入耳朵裡。握著聽筒的手一緊,手心裡那份帶著熱度的重量,她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
  阿笠博士與她沒血緣關係,卻待她如親孫。
  「對不起,博士……」她意外地發現,自己的話語有些哽咽。「我這麼任性,突然就說要離開了,留下你一人……」
  「不要緊不要緊!那班小鬼三五不時就來煩我,我的日子一點也不無聊啊。還有,新一那傢伙也有陪我啊……」
  話剛出口,博士就好像說錯了甚麼禁語那像,連忙閉口。
  這名字是一顆輕盈的小石子,悄悄躍入平靜的心湖中,翻起一朵又一朵的漣漪。
  「那不是很好嗎,博士。」經過一陣短暫的沉默,她微笑著開口了。「我……也過得很好,不用擔心。」
  「妳啊……」那邊似乎很輕的嘆了一下,尾音長長的。「無論怎樣,只要妳過得快樂就可以了。」
  她心裡清楚,博士年紀雖大,偶爾是脫線了點……他的心卻比很多人都要清明,看得徹底。
  「嗯,」她閉上眼睛,感受這來自遙遠的祝福,「博士,謝謝你。」


  Let it rain
  Let it rain
  Why can’t we find love again

  Let it rain
  Let it rain
  Still I drown in tears of pain

  Over again
  Let it rain



  雨點胡亂跳入水窪裡,打出一圈圈的水紋,也打出一粒粒水花。天空中細密交錯的雨絲,織出一張思念的巨網,罩著整個城市。
  怎麼今夜倫敦的雨,似乎下不完的樣子啊。


  Where do we end?
  Where do we begin?
  Are we lost
  Or must we lose to win?

  We depend on where we stand
  Are we free to choose the lives we live?

  Let it rain
  Let it rain...




To be continued.






我不知道該說甚麼 Orz :

其實就是單純的想寫。我愛妳啊我的灰原女神;__;
還是要用 niceboat 腔 (!?) 來喊一次:工藤新一你這他媽的雜碎!!(喂)
新一你還是忘了蘭,乖乖的去當總受等著被 KID 啊平次啊本堂啊 GIN 啊 etc. 壓吧哇哈哈哈~~~~
最完美的結局就是灰原成為腐女,看著他和其他角色 BL ,這就皆大歡喜了啊~(花)
(天:你到底是在寫甚麼的啊! =口= )
話說林原姐姐(姨姨了啦)的聲音好萌,淚眼~~~(奔)

本篇插入的歌曲是 Sarah Brightman 的“ Let It Rain " 。
好了我不再廢話了 =___= 希望我在聖誕前能完了這個坑(逃)

7/11/0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mak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