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雙
─壹:冠蓋京華─




京城的街道今天依然繁華。

兩旁的小販忙於叫賣,攤檔擺放著林林總總的貨品,各式其式,百花齊放。穿插在大街闊巷的人,看樣子,有本地的居民、有行旅的商賈、有來遊山玩水的旅人,大部分人都衣著光鮮,不是穿金戴銀就是腰纏萬貫,走起路來大搖大擺,好不神氣。

俯瞰全城,車如流水馬如龍。

「京城真不愧為天子門朝,果真熱鬧非凡呢!」
望著欄柵外絡繹不絕的人潮,少年滿是笑意的道。背景是賓客如雲的客棧,掌櫃忙著處理客人們的帳單,店小二也在廚房和大廳之間進進出出,勤快地招呼客人。

「是啊,先前聽人說過京城如何繁榮盛世,如今親身見識,才覺得真的不同凡響。」
坐在少年對面,一個年紀相約的男子微笑,道。順手托起雕著細緻花紋的茶杯,呷一口上好的桂花,那種清香滲人心肺……彷彿能把人的煩腦洗去。

街外剛好有幾名少女意態輕盈而過,笑語盈盈,不約而同地望向坐在欄內的男子。男子回望她們,礙於女兒家有的矜持,立即垂下頭羞答答地走遠了。

「啊……帥哥就是帥哥,無論去到哪裏也是魅力過人……」少年睨視坐在他對面的人,有點挪揄的語氣。「真的羨慕死在下了!牙族的金李!」

「你在胡說甚麼,龍。」名喚金李的男子放下杯子,不置可否。

龍呶嘴,打量在他面前坐得端莊的伙伴──

眉目清秀分明,鼻樑挺直,五官的比例恰到好處;那厚薄得宜的嘴唇微向上彎的話,整張臉也意氣風發。眼睛是內斂的金色,像經過長年累月琢磨的琥珀石,又散發著百折不撓的神采。過腰的黑色長髮用白色鍛帶束在頭頂,任它如瀑布般奔騰而下,有一瀉千里的氣勢。

龍用手腕托著腮,轉向外面的街景。明明自己也不差的,或許算不上長得英俊迷人,但總算五官端正,眉目分明;一頭及肩的藍髮蓬鬆地在頸後束起,有點不羈的味道。

就這樣看去,他也未嘗不好。只是在一排在金李身邊,總見略遜一籌。
每每想到這點,龍總感心有不甘。

「我沒胡說,姑娘們都看你看得入迷了。你這該死的,實在令人妒忌。」
金李只是輕輕一笑,不以為然。

「計我說……像你這樣一個文武雙全的風流少俠,不知有多少姑娘對你芳心暗許,你卻毫不動容……實在可惜,可惜。」龍搖搖頭,為他的冷淡而替那些女兒家感到婉惜。

「我暫時不想談兒女私情,」金李淺笑,繼而認真的看著龍。「況且,別忘了我們這次上京的目的,是二十年一道的武林盟會,哪有空閒去管其他?」

「明白了明白了,大丈夫應志在四海,以事業為重是吧?」龍抓抓頭,向這個朋友屈服了。

武林盟會,是武林界中最響負盛名的大事。這是江湖群雄從以前開始就約定下來的規矩,盟會二十年舉行一次,當中最主要的目的便是選出新的武林盟主。在盟會上,各路英雄齊集,互相比武,最後勝出的,再得到上一屆盟主及一些江湖中有地位的人物的認同,便能成為新一代的武林統領者。

年青的金李和龍,也是受各自的師父的命令而來參加盟會。剛好他們的師父因有事在身,需遲一點才能趕來這盛會,只有遣弟子先行一步到達。師父們有沒有意想競逐武林盟主之位,二人不知道;但他們肯定自己這次來,並不志在甚麼名位,只為擴闊眼界,見識真正的厲害。

金李所屬的牙族,可說是種族性質的門派。起初只是幾個武功好的人聚在一起,在名為白虎之地的地方砌磋、生活,繼而落地生根,久而久之發展成了小村落。而牙族的始創者──亦即先祖──他們亦創出了獨有的牙族劍術,在江湖上響出了名堂;而這種功夫只會傳給族人,不得外洩,是他們族獨有的武器。

身為族人,金李當然懂得他們的劍術。由於自幼喪親,他一直跟隨族長習武,族長便是他的師父。金李天資聰敏,學習能力極強,比同齡的孩子花少一倍時間已能把刀劍拳法揮灑自如,是牙族中十年難得一遇的天之驕子。族長對他非常欣賞和器重,恐怕族長的繼承人除了他以外,別無他選了。

至於龍,是龍心道場的第十三代當家的孫兒──簡單點說即是道場將來的承繼人。據說道場的第一代當家來自東洋,所以龍心一流派是結合了中國傳統劍術加東洋獨有的武術,門下弟子也有百多人,也不失為江湖中有名的門派。

身為道場標準繼承人的龍,不是說他沒天份,只是他似乎對練武總是提不起勁,很多時的練習總借故開溜,出來的結果就是甚麼也半湯不水的。第十三代當家,亦即龍的祖父,也是因為這樣才強逼孫子出來這次的盟會,希望他在外浸沉一下,回來時能有所改善吧。

「除了我們,相信有很多江湖上顯赫的英雄俠士都已經來到這兒了。」李環視四周,「說不定,在座中有一些是他們呢……」

龍的雙眼也巡視客棧一周,形形式式不同的人收入眼簾:有錦衣華服的富貴人家、看似風流倜儻的公子哥兒、粗豪不羈的中年大漢……

在這當中,真的會有武功蓋世的大人物嗎?



客棧門上掛著的布幕被緩緩揭開,又有客人來光顧了。
先看見的是一只雪白的手,輕柔的把布幕撥開。客棧內的眾人漸漸靜下來,驚呆了。

布幕下出現的是一張美麗的臉孔。鵝蛋型的臉胚子,眉如柳眼如星,小巧的鼻樑與花瓣般的櫻唇,五官精緻得像是雕塑出來的。尤其是那雙眼睛,獨特的深紅透著烈酒般的媚惑,左一顧右一盼,全場即鴉雀無聲,所有人均低下頭來不敢直視──彷彿,只看一眼就會醉倒。銀藍的髮絲柔順地從垂在臉頰兩旁,或隨風而微拂,藍如深遂的夜空,銀如閃亮的星晨,氣質如詩意瀰漫的靜夜。

那一身紅色的衣服,甚是搶眼,布料應該是上好的綢緞,衣服上以金色和銀色的線繡著獨特的花紋,服襬長及地面,腰間以紫色的布束著。從衣服的樣式來看,似乎是來自東洋的。
在衣領和衣襟以外等衣服遮蔽不了的部分,露出的是嬌嫩勝雪的肌膚。一身半鬆不寬的剪裁,使那窈窕的身段若隱若現,更引人想入非非。

全身上下,魅力在蠢蠢欲動。

可惜,就是臉上缺少了笑容。不然,一定不止驚為天人,更能傾城傾國、顛倒眾生。

連店小二也為客人的美貌而驚呆,忘記招呼客人了。掌櫃也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拍拍店小二的頭,他才笨拙地走上前,結結巴巴地開口:「客…客倌,幾多位?」

「兩位。」說話的卻不是面前那位美人,而是他身後的另一名男子。
男子似乎也是外邦人,五官輪廓有點洋鬼子味道;一頭鮮紅的髮有點凌亂,如亂舞的火焰,與臉上冰藍的眸子和身上一身深藍的衣服有很大對比。

「這邊…請…。」店小二慌忙把二人領到座位上,又有點手忙腳亂的倒了茶給他們。「客倌想要點甚麼?」

「隨便甚麼,先給我一壼高梁!」說話的依然是紅髮男子。

「客倌啊,這麼和暖的天時喝高梁烈酒,小心傷身!」店小二有點吃驚,好心勸道:「不如清酒也不錯,好不?」

「我叫你拿來就拿來,別多管閒事!難不成是你這兒沒有?」男子瞪著店小二,那凌厲的眼神嚇得店小二後退幾步。店小二只得慌張應道,就去捧了一壼高梁酒來。

幾乎全家客棧的目光都聚集在他們身上,但他們倒沒有任何不自在的反應,旁若無人,也許是已經習慣了成為眾人焦點吧。也不難想像,這種美貌無論到哪一個地方,也會使人驚嘆不已吧?

男子倒了一杯酒給自己和對方就喝起來。坐在男子身旁的他,伸出手,優雅的提起酒杯,杯口正要吻上那櫻唇的時候,身旁卻傳來一把嘶啞粗魯的聲音。

「美人,烈酒不易喝,小心焚身似火,把你那白嫩脆弱的肌膚給燒傷啊!」抬頭,是一名扛著大關刀的彪形大漢,一隻眼戴著黑眼罩,看樣子不是善男信女。「賞面陪本大爺喝一杯吧,大爺我很憐香惜玉的!」

美麗的紅眼睛眨了一下,別過臉去,繼續喝酒的動作,對彪形大漢的挑逗不為所動。紅髮男子也只是默默地坐著,無哼出半點聲響。

對於他們的視若無睹,彪形大漢不禁惱火了。「喂,你們別不識好歹啊,難得本大爺獨眼屠龍賞識,別敬酒不喝喝罰酒!」

獨眼屠龍,是江湖上有名的地下組織的頭子,不時和官府勾結,是官員作地底交易的媒介。平時的工作交易,都是他的手下代勞,他自己則躲在寨中花天酒地。如今本尊出現在這等公眾場合,應該是有重要的事要親自去做──

很大機會,是參加武林盟會。

微微牽起了嘴角,俏麗的容顏流露出不屑的表情。

「你……可惡!!」獨眼屠龍給這傲慢的態度氣壞了。莫說江湖中人,連官府也讓他三分,現在竟被一個小毛頭如此對待,這口氣他怎麼說也嚥不下!「別以為有幾分姿色就可以向人大擺架子!讓本大爺教曉你甚麼是禮貌吧!」

獨眼屠龍大喝一聲,便向著對他無禮的人揮動手中的大劍。有些人立刻別過臉去或尖叫起來,害怕面對之後的劇情──

然而,並沒有出現大部分人預期中的血腥畫面,因那人及時張開了一把橘紅的羽扇,在刀尖和他的臉之間擋住了。

下一秒,獨眼屠龍已經飛身出數米外,撞壞了好幾張桌椅,茶具轟隆隆的掉滿一地碎成細塊。茶客們雞飛狗走。

咪起火紅的眼睛,睨視倒在地上比自己巨形幾倍的大漢。

獨眼屠龍哪甘心就此認輸?他再次爬起身來,向那個打低他的人襲去。他的手下們也從旁冒出協助老大,紅髮男子不再袖手旁觀,飛快地拔出腰間的銀劍。

「給我抓著他!!」獨眼屠龍指著那令他生氣的身影吼道。

獨眼屠龍的手下立即朝目標一擁而上。只見那素手張開羽扇一揮,一陣震動從如漣漪般從往外擴散,幾名手下站不住腳而跌倒。

紅髮男子用劍尖輕易地擋下了獨眼屠龍的攻擊。獨眼屠龍橫掃一刀,男子彎低身一閃,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繞到獨眼屠龍身後,用刀柄狠狠的砸了他的後頸一下。

手下們仍向那身影湧去,那身影翩然一躍,向後翻騰,輕鬆地避開了四方八面而來的攻擊,衣襬亦隨之盤旋拂動,如蝴蝶在空中展翅飛翔。

紅髮男子不讓獨眼屠龍有時間重新站起來,已把劍尖對準了他的咽喉。

「這種程度也能當頭子?」居高臨下地望著躺在地上無助的大漢,冰藍的眼睛內盡是冷冷的嘲諷。「別讓人笑話了!」

那輕盈地跳躍著的身影稍停了下來,手中的羽扇一拋,擊倒數人後,便如同回力標一樣回到主人的手裏。

輕輕迴避了接二連三的攻擊,再向後一翻,在半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



四周的茶客已走得七七八八,剩下的多半是見慣大場面而躲在一旁看免費劇場,抑或是嚇到混身發軟而無法逃離的。

金李和龍也是留下來的人,他們都為兩名不速之客的超群武藝而驚呆了。

翩翩的身影往後一翻,在半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大約計算的話,落點是金李他們的位置。
按常理來說應該是立即迴避的。但金李卻沒有這麼做。

那乾脆俐落、優美自然的動作,已到達了藝術的境界。叫他無法躲開視線。

連自己也不清楚是甚麼驅使──幾乎是無意識的,他一步跨前,就用雙手把那身影接住了。
纖腰在握。

一瞬間,兩雙眼睛對望著。

完成這個動作後,才驚訝地察覺自己所做的事。金李不知該如何反應。

金李未來得及放手,對方已經出奇不意的發難,提著扇的手猛地揮向他。
要不是反應夠快及時躲開,恐怕頭顱已被砍成兩半了。雖然如此,臉頰還是被劃傷了一道。

那雙艷麗的火紅眸子狠狠地瞪視著金李。

「…我、對不起……」一對上那自己面前的那雙眼睛,金李不知道為何竟不知所措起來。「在下無意冒犯的……對不起……」

仍是凌厲的眼神,無言。
氣氛頓時僵住了。

幸好,這時紅髮男子走了過來,總算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喂,接下來怎麼樣?」

火紅的眼睛繼續凝視了面前的無禮之徒一下子,才別過臉對紅髮男子說:「走吧。」

臨轉身前,再多拋一個厭惡的眼神給金李,「登徒浪子。」

遂頭也不回的離去。在經過店舖門口時,紅髮男子掏出了兩碇銀子,交給嚇得縮在角落的掌櫃:「這是酒錢和賠償你的損失,該足夠有餘了吧。」

待他們步離客棧,掌櫃顫抖地握著那兩碇銀,嘆口氣。算他倒楣吧,看來今天的生意是不能繼續做下去了。

『登徒浪子。』那句話仍縈繞在金李耳邊。

他也不明白,為甚麼自己會對一個陌生人這樣?
是吸引力嗎?他暫時還是未想通。

望著二人背影消失的地方,金李獃然的,「我是登徒浪子?…是嗎?」



「凱。」步出客棧,從後追上走在前面的人,「又遇上這樣的事……這個世界不自量力的雜碎還真多。真正有實力的人,才不會四處耀武揚威啊。」

凱輕笑,面對自己的伙伴,崩緊的表情稍微緩和了。
「那個胖漢的而且確是小人物,可是……這個世界還是有厲害的人存在的。」男子望向凱,這不像他平時會說的話啊。凱續說:「尤里,你有沒有注意到,剛才那個少年……」

「你說,那個”輕薄”你的傢伙?」

「他竟然可以在我沒察覺的情況下接近我,而當我在近距離攻擊他的時候,他又可以及時避開,反應之快也實在令我嚇了一跳。」凱回憶剛才的片段,「雖然未知他是甚麼身份,但憑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我可以肯定他絕非等閒之輩。」

尤里立時明白了,凱剛才才沒有向那年青人追究,是不想打沒有絕對把握的仗。

「不知道……他會否參加這次的武林盟會?」凱突然說。
「……天曉得。」看著凱若有所思的側臉,尤里有點不是味兒。

「呵…說不定…」凱的眼神變得複雜起來:「這次的武林盟會會頗有趣呢……」



.待續.

=*=*=*=*=*=*=*=*=*=*=*=*=*=*=*=*=*=

後記 by 毫無文學氣息的廢澄:

打好了……好辛苦 =.= 光是一篇已連續地趕了一星期……古裝小說果然不是我的強項 OTL
未來 24 小時不想再碰文了 XDDDDD (毆)
因為這篇的設定是古代的中國……因此在用字方面是想故意營造多點典雅的味道的,結果還是失敗 |||Orz
光想想要怎麼用字就煩死了……力不從心啊……
我真是個沒文學氣息的人… XDD (虧我還常大大聲的說自己是文學生 |||OTL )
最樂的是打人物對話~大家說話也文皺皺的好有趣XD(雖然我寫得不好…)
不知為何很喜歡「在下」、「客倌」、「大爺」等古代的身份用詞 XD (笑)

這篇可能不太對很多人的口味……因為把他們打成這個樣子…… Orz
然而我打得很爽啦 XD (爆)←完全個人惡趣味…
技窮,動作場面描寫不好,但我已盡力了 OTL
我果然受絕代雙驕影響太大啦,凱的招式竟然是抄花仔的… XDDDD (爆)
遲些一定要借小說版看 vvV

另,雖說這篇設定是古代中國,但小的中史知識貧乏,不會出現甚麼中史場面啦(肯)
只會盡量不寫出違背中史的東西吧?
至於朝代,未定(毆)可能會根據需要才在將來揭曉?(汗)
我覺得以下幾個朝代當背景也不錯的:魏晉、唐、宋(天龍八部!? bb )……
嗯……總之~~~一切遲些再說吧(毆)

15/8/0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