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 Tears of Blood
Flow 1: In Blood




==============================================

血。

從小沐浴在血造的海中,已習慣了血的氣味、血的味道。
把血當做解渴的飲品、把血當做洗澡用的溫水。

這並不是嗜血,只是習性而已。

被血包圍了的軀體……最終能夠得到解放嗎?

==============================================


「多利!完成這次的工作了嗎?」

手提電話裏頭傳來一把冷冷的男聲。拿著電話的少年,也毫無感情的回應:「嗯。」

「呵,真不愧是多利呀。現在,我有兩件事要拜託你的──」

哼,甚麼拜托嘛,真好笑!根本就是命令。老頭子叫到要做的東西是不能不完成的,要是不成功的話,將會死得很慘。

多利帶點諷刺的笑了笑,問:「那是甚麼事?」

「你知道……佐魯迪古家吧?」

「…知道。我們家曾經和他們家合作過吧。」雖然只是幾次,但多利也仍然記得,他們兩家曾經合作去做過一些大任務,而且佐魯迪古家的人實力也不俗……所以他記得。

「哈,你還記得呀,那就好了。」電話另一頭的老頭子(多利稱的)笑著,但笑聲中完全感覺不到一絲感情。「那麼你又是否記得,他們家的小兒子──基路亞?」

多利沈默了一會,稍微想了一下:「你是指那個……將來會承計佐魯迪古家的小鬼?」

「不要這麼說嘛,基路亞的年紀可比你大啊。」老頭子開始正色起來了。「說回正題,這次只是想你把他找出來。」

「甚麼?」多利也不禁皺了皺眉。人海茫茫啊,要在眾裏尋找那麼一個人,很麻煩的啊!「老頭子,你是開玩笑吧!」多利有點不滿的說。

「啊……別生氣別生氣,先聽我把話說完嘛。」老頭子故意壓底聲線:「基路亞離家已五年了……他自從從 G.I. 出來後,只回過家一次,也很少和家人聯絡……再此下去,左魯迪古家可能會失去他的音訊啊。所以希望你能找他出來……好好『勸勸』他回家。」

「哼…我們不是殺手嗎?幹嘛連尋人的工作也接收?」多利的語氣中明顯帶著不滿。雖然知道門路的話,尋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但他才不想沒事找事做咧!

「呵…我也不想做這些麻煩的工作的,但你要知道啊,我們有很多工作都需要借助到左魯迪古家的力量的。和他們打好關係,對我們有百利而無一害啊。沒法子啦,基路亞他又神出鬼沒,左魯迪古家除全家總動員尋找他外,還要請四方八面的好友去找他啊。」

哼,說的真輕鬆,現在又不是你去尋人,對你當然有利啦!多利心中嘀咕著。

「好了,這是第一個任務吧!那第二個呢?」多利盡量沉著氣的問。

「唔…第二個嘛……嘿嘿,這個才是真正重要的,你好好聽住了啦。」先前在聲音中聽到的笑意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較沉著嚴肅的語調。死老頭子,最重要的事往往愛擺在最後才說,賣關子也要有個限度嘛。「這是一宗大生意──你要去殺一個人──米利亞夫.蓋爾。」

「米利…亞夫…?」多利聽罷,立即頓了一頓。這個名字很熟悉,這人是……

「你應該聽過這名字吧,多利。」老頭子的聲音沉實地傳來。「沒錯,就是現今首屈一指的大財團──蓋爾集團的總裁米利亞夫.蓋爾。」

「喔…。」多利恍然大悟了。米利亞夫.蓋爾,這人多利也知道,因為蓋爾集團的財權勢力範圍可說是遍佈全國,甚至有進軍世界的蹟像,米利亞夫自己也家財千萬,即使你多孤陋寡聞也好,也必定會聽過他的名字。

可是這麼一個大財團的總裁,為甚麼會有人想殺他?

「你在疑惑嗎,多利?」像看穿他的心事似的,老頭子不偏不倚的問中了要害。「其實哪…別看米利亞夫他表面這麼風光,其實在背地裏,他──他是有經營黑市買賣的。」

「因此他害死了很多人,但那些被害者又沒證據控訴他,或是有些對他恨之入骨的人,便買兇殺他了。」多利把老頭子的話續下去。「對嘛?」

八九不離十,通常以往那些被殺的名人都是這樣而招致殺身之禍的,這些類似的任務多利以前也接過好幾次了。

「哎唷,真不愧是我的乖兒子多利啊,真是聰明!」老頭子突然又回復了開朗的語氣:「聽說他在這星期會到A市參加晚宴聚會,到時你可以下手喔~。就這樣啦多利。拜托你啦,Bye!」

老頭子拋下這麼一句就收線了。多利呆了一下,隨即又頭痛起來。

這個可惡的老頭子!專愛差使人,自己只管坐在一旁看戲,有甚麼麻煩事都落在多利身上。多利立時在心裏狠狠的詛咒老頭子,恨不得有一天要差使他做回相同份量的工作……

唉……也沒法吧,詛咒歸詛咒,任務也是要完成的。正當他在想該如何做時,電話又響起了。

「喂,是誰啊!」多利不耐煩地。

「呵~~~(心)是我啊!多利~~~~(心)」一把尖銳而帶寒意的女聲從聲筒裏傳來。多利一聽,心裏不禁暗叫不妙。

「妳這女人……又有甚麼想煩我啊!」

「啊~~~多利你還真冷淡啊(心)我好歹也是你姐姐耶!別這樣對我嘛~~~~~(心)」

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女聲,但聽起來卻令人有種不敢隨便接近的感覺。當然,包括多利在內,也不太想接近這個女的--他這個難纏的姐姐。

「多利啊……你看來……」她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

「又有甚麼了啊!」

「你好像很煩惱耶!老頭子又有事煩你了吧?我猜的對吧?嘻嘻~~~~~(心)」

唉,多利真不得不服了他這個姐姐,好像他有甚麼事也逃不過她的法眼。而更糟的是,如果她有興趣的話,她就一定會插一腳下去,把事情越弄越糟,然後就在旁笑著看你怎麼解決。

「沒甚麼!妳不要煩我就好了!」雖然這麼說,但多利知道也是沒用的,只要是他姐姐想插手,誰人也阻止不了。

「哼哼,放心吧多利~~~~我不會煩你的啦~~~~(心)」她嘻嘻地笑著,聽得多利雞皮疙瘩。「不過,我會好好的幫你一把的~~~~(心)下次見囉!Bye~~~~(心)」

「喂!等一下!!妳……」未待多利說完,她已下線了。

多利真不知道自己前世做錯了甚麼,今世要生在他家裏,被那老頭子和姐姐煩死!這一刻,如果街上不是多人的話,他真的很想大聲說粗話!


~*~*~*~*~


~ A 市.某高級酒店中~

少女從二、三酒店的窗戶望出去,天色已漸漸暗下來了。原來不經不覺,又到黃昏了呢。路上的行人也很少,很多人也回到家了。再低頭望望,窗戶對下的那條行人道上並沒有人。

好了,現在應該就是時候了吧。少女拿出一條長長的麻繩,一端結了個結綁在窗框上,再把繩子沿著酒店的外牆往下垂到行人道上。少女吸一口氣,遞出雙手緊緊的抓住了粗大的麻繩,提起右腳,跨過窗框,沿著牆壁捉緊繩子,一步一步小心的往下移──

事情一直進行得很進利,很快地,少女已完成了一半的路程了。還差一點點、還差一點點就可以了!每前進一步,少女的心情就更雀躍。可是,就在這時候──

「小姐…啊!!小姐逃走了!糟了!人來啊~~~~~快,快下去截住小姐!」樓上傳來了這樣的叫喊聲。少女抬頭一看,一名穿黑色西裝、載黑眼鏡的大漢正站了在窗框邊,彎下身來探看著自己。

不消一刻鐘,下方又傳來一些雜亂的腳步聲,只見幾名也穿著黑色西裝、載黑眼鏡的大漢向自己這方跑來。呀!難道這次真走投無路了嗎?不要啊!!

少女心一慌,竟抓不穩手中的繩,身子直往下掉──

「哇呀!!!」
「!?」


…怎麼啦?

怎麼掉到了地上也不覺得痛的?該不會……
自己已摔死了所以沒感覺啊!?

微微張眼一看,少女不禁呆了。她看到的是……

是一名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少年。端正的五官、碧綠的眼瞳,一頭金髮在夕陽殘照下閃著神秘的光芒;一襲黑色的及膝長衣、黑色手套、黑色短靴……混身上下都是黑色的打扮。少年看上去有種獨特的酷感,而且少女覺得,他也長得蠻帥的嘛……

呃,不過等等啊,重點可不是這個!重點是──
這名少年,正好──正好用雙手接住了自己!

「呀……啊!」少女驚覺自己的失態,急忙站回地上。「不、不好意思……對不起!」

「小姐!!」這時,那些大漢也跑到來了。「小姐,麻煩妳快回去吧!老爺說過不能讓妳離開這裏半步的!」他們不約而同地都是說著這些類似的話。

「…不!!」少女下意識的往後退,還作了個鬼臉,面上明顯寫著『厭惡』二字。「我絕.對.不.要!!」

「那…」大漢們你眼望我眼,數秒後才有點無奈的說:「那沒法子了,小姐,別怪我們硬來啊!」

大漢們說完,就進逼上前抓著少女的手臂。「嗚…!不要!我不要回去!走開!」少女掙扎著,可是一個女孩又怎會夠大漢大力?

「小姐,還是乖乖跟我們回去吧……嗚啊?!……」

大漢還未說完這句,突然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被打飛起來,直撞上旁邊的牆壁。這使少女和其他的大漢也看呆了。

少女驚訝地看著她面前的人,這個把大漢打飛的人──是剛才接住了自己的少年。他……又再一次幫了自己?

「你…」被打的大漢站了起來,帶點生氣的:「你是誰!!竟阻著我們?!人來!」

其他的大漢隨即向那少年撲去。

少年微微側身避過,拉起女孩的手臂就要走。大漢們一個撲空,其中一人再伸手想從後抓住少年,但怎料少年反應更快一步,反手捉住了那大漢的手腕。

「別要我動手!」少年轉過頭來,微微抬起眼。「人家都說不要,就不要逼人了。」

與少年的眼神接觸到,大漢們也不禁呆住了!

那雙看似毫無焦點的眼瞳凝視著他們,碧綠的瞳孔中透著淡淡的殺意……
這不是一個普通少年應有的眼神。

大漢們紛紛呆立了在那兒,又是驚愕又是訝異,連少年放開了他的手也不察覺到。

少年冷哼一聲,拉著女孩從大漢身旁離開了。大漢們也不知怎的竟沒半點要追上去的意思,眼睜睜的看著少年拖著少女的手離開……



(待續)


----------------------------------------------------------------------------

某澄不負責任廢水後記:

很久再寫的一篇……而且還是要重寫……廢 =.=|||||

沒法子啦,重看後發覺很多伏線都像怪怪的,便把劇情重新舖排過了……不過劇情主線還是一個樣子,結局也不會改的了,都是悲劇收場~v

還望葵收我這篇爛爛的 hit 文(汗||||||)

初稿于 21/7/02
重寫於 26/2/03(半年有多了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