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 Tears of Blood
Flow 3: Explosion




『基路亞!!你回家才不到一天,又要走了!?』
『啊啊啊~~~~~不行啊!快找人阻止他!!』

『你有聽到我在說嗎!?基路亞!別走啊!!基路亞!!』

=♂=♂=♂=


「哼!煩死了!」

基路亞露出厭惡的表情,頭也不回的離開古古魯山。他都這麼大了,要去哪是他的自由,他那個老媽實在太煩了!

她,無非也是想自己快點能安定家中,當左魯迪古家的繼承人吧。

甚麼殺手繼承人,現在的他才沒興趣耶!
留在家裏,不但又悶、又煩,更重要的是,他已不想再當殺手了。

大約四年前……成為獵人的時候,他已暗自下了決定了。

四年前--


「基路亞……成為獵人後,你有甚麼打算?」

小岡這麼問我。我一時間也呆了一下,因為我真的從沒想過,成了獵人後要去做甚麼,我只是單純地當要當上獵人……

或許應該說,是想成為和小岡他們一樣的獵人吧。

「……不知道啊。」我如實地回答。「隨便吧!反正我又沒甚麼好做。」我無聊地踢起路邊的小石子。

我是絕對不會回家的了,和小岡一起,我漸漸已不想再殺人了。也許,我在他身上發掘到比殺人更有意義的事,漸漸明白到人命的價值,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底……

「啊…可是…沒有目標地去做一件事,是沒有意思的啊……」小岡望望我,隨即又底下頭:「唔…讓我想想,有甚麼事可以讓基路亞你去做呢……」

他用手托著下巴,一臉認真,想到腦子也快要出煙了,看到他這樣我不禁覺得好笑。

「喂呀!不用這麼認真啊!」我笑著敲打他的頭。「目標這東西,才不是給你『找』回來的啦!就由他去吧!」

「啊…痛啊!」小岡『哎喲』一聲,忽然他好像想到甚麼似的,恍然大悟的叫了起來:「啊!!對了!!我想到了,基路亞!!」

我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叫嚇了一嚇,忙問:「甚麼事啦!這麼大聲,想嚇死人麼!!」

「不是呀,你聽我說,基路亞!」小岡對我高興地笑著:「我想到你可以做甚麼了!」

「啊?」我有點不解的看著他。他用他一貫的笑容續說下去:「基路亞你可以去尋找自己想做的事啊!一面四處去,一面找尋適合自己做的事……不是也很有趣嗎?」

我看著小岡的臉,他的雙眼中充滿著期盼。終於,我笑了。「嗯…聽起來也蠻不錯的。唉!」我搔搔頭:「不過你們大家都有想達成的目標,而我,卻還是要茫茫然地過活下去呢!」

「嗯…大家也有自己非做不可的事,而我的就是要去尋找阿仁。」一提起自己的爸爸--那個傑出的一星獵人仁.費格斯,小岡的眼神變得異常的認真。「古勒比加和尼奧里奧,也在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著……」

對呢。大家也有目標,但我除了不想回家外,就沒甚麼東西想做了。或許我和他們,真的是不同類的人吧……

想到這裏,心情有點失落起來。眾人當中,只有我不一樣……感覺好無聊啊。

「…不過,基路亞你也有非做不可的事呢!」
「啊?」

「就是去尋找自己的目標!不是人人一開始就有目標的…只是我們比你早找到罷!」小岡直直的看著我。「又或者…基路亞非做不可的事,就是要去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吧!」

對上小岡灼熱的視線,一陣溫暖的感覺湧上心頭。我也要……找到自己非做不可的事吧?

「…傻瓜!」我再敲他的頭一下。

「嗚!好痛啊!又打我……」小岡摸摸頭說。

「快點走吧!那個老太婆還在等我們啊!」充快步的跑開了。小岡立即從後追著我:
「啊~~!等等我啊!基路亞!」


雖然我比你們遲起步了……但我一定能追上你們的。
在找到目標之前,我也會努力的。我不想只有我自己落後啊!


從那時起,基路亞就下了決定。
他要跟著小岡,直到找到自己的目標。一定有甚麼殺手以外的工作,是他能夠去做的。

是小岡教他看清楚自己,知道自己的需要。血腥的生活,並不是適合他的生活啊……
把自己從左魯迪古家的深淵中拯救出來的,正是小岡。

對基路亞來說,小岡是他最重要的朋友,也是他最不想失去的人。
所以,在他找到自己的目標之前,他都會跟著小岡。

這是他和自己下的約定。


~*~*~*~*~


「啊!!氣死我了,小岡你又不給我買巧克力來吃,我不依啊!!沒有我的巧克力球糖,我真的生不如死!!」

基路亞在街上大吵大鬧,小岡也沒有他辦法!

「基路亞~你少吃一天也沒所謂吧,你都這麼大了,就別在街上鬧了!嗯?」小岡頭上佈滿汗珠,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時開始充當了哄基路亞這父親角色的。面對這樣的基路亞,他也沒信心『搞定』……

「我就是不依!!我不理了!我要去買!!」

基路亞叫著,就想衝入身後的一間糖果店……小岡立即拉著他:「喂喂基路亞!冷靜冷靜呀!!」

但在眼中此刻只有巧克力球糖的基路亞,哪冷靜得下!可憐小岡還要忍受路人投過來的奇異眼光,到底認識到基路亞,是幸還是不幸呢? = =||b

「啊啊~~~~~小基(心)你還是和以前沒差,一樣那麼愛吃甜食嘛~~~~~~(心)」
忽然一把尖銳的女聲從後傳來,基路亞和小岡回頭一望,只見一名女子向他們望來。

那女的穿著黑色底胸無袖上衣,僅以兩條黑色的吊帶掛在肩上,衣服胸前開口用深啡色的繩子交錯縫合著;一條超短黑色亮皮迷你裙,腳上穿著黑色繡有啡邊的及膝長靴。她臉上輕抹淡妝,一頭長的烏黑及胸的長髮披散在臉龐四周,有種說不出的詭異。她的左手上還載著黑色附著鈴鐺的手鐲。雖然是個美女,但整個人看上去都既神秘又妖艷。

「我們很久沒見了!小.基.路.亞~~~~~~~~(心)」她微微揚起嘴角,雙眼半眯著的望著基路亞。這種眼神看得基路亞渾身不自在。

「…基路亞,她是誰?」小岡指著那女子,問。

「沒印象,不知道。」基路亞不把她當作一回事,逕自轉身:「小岡,我們走吧!」

「嗯!」

眼見基路亞和小岡也不理自己,女子似乎有點不甘心,但她仍然笑著:「喂喂喂!小基,你好無情啊!(心)我們自少就是好朋友,你怎麼可能不認識我啊~~~~~~~~(心)」

「妳很煩呀,我沒沒印象就沒印象啦!」基路亞用帶點不屑的眼神回望她:「我才不會認識妳這樣的妖女!」

「妖.女?」『妖女』這二字,直刺中女子的心房!「你.說.甚.麼?」雖然還是笑著,但女子頭上明顯已多了『╬』的符號!

「說妳妖女又怎樣?我就是喜歡說啊,不~行~咩~~~~~~~」說這話時還附上一個鬼臉……。

『啪!』←女子理智抵受不住而斷裂的聲音。

「你、你不記得我就算了……但居然說我是妖女……你這死豬頭基路亞.左魯迪古!!你給我聽清楚!!我的名字是瑪塞絲!瑪塞絲.菲爾!!這下你可記起了吧??!」雖然是罵人,但竟還能笑著,真令人不得不佩服她。

「瑪塞絲.菲爾?嗯……」基路亞這才認真想:「又好像在哪兒聽過……嗯……啊!!我記起了!!是妳!以前和我家合作過的菲爾家的女兒!!」

「哼,終於記起了嗎?」瑪塞絲稍稍平復了一下:「想不到小基你還真無情!幸好你還記得菲爾家!」

「當然記得妳啦,妳自小時候已很會把自己扮成妖女的樣子,叫人怎能忘記!」

「你給我閉嘴呀!!難得人家來找你,你對人禮貌一點行不行呀!!吼!」

看著他倆吵嘴的小岡,只能汗顏的站在原地……好不容易他才開到口:「請問…可以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嗎? bb 」

「啊…」基路亞這才醒覺小岡的存在:「對不起對不起!給你介紹,她叫瑪塞絲.菲爾,她的家菲爾家也是殺手家族,我們佐魯迪古家曾經和他們合作過幾次,僅是如此!」

「哼!算了,廢話少說,我這次來除了是見你外,同時也是……」瑪塞絲伸出左手指向基路亞。在她伸手的同時,手鐲上的鈴鐺『噹噹』作響,刺激著人的聽覺神經。

「同時也是…受了你的家人、亦即是我的好朋友小伊路米的委託來帶你回家的!(心)」

「甚麼!?」聽到這話,基路亞也不禁緊張起來:「哥哥他…也來了這裏嗎?」

「他有沒有來,你就先別管吧,倒是我很想和你……」瑪塞絲的眼神變得嚴肅起來:「好好玩一下呢!來吧!!」

瑪塞絲不多說,就對基路亞發出攻擊!基路亞急忙躲開,但因為她太快了,他的手臂被割傷了一點。
街上的行人看到此情景,急忙尖叫著躲避開去了!

「啊…這是…刀割的嗎?可是,不見她身上有刀的?」基路亞望著手臂上的傷口想著。「難道是…?」

基路亞立即用『凝』看看她,見到她手上拿著一把由『念』凝成的刀!

「嗯哼…(心)小基,給你看到了嗎?不過也沒差吧!」瑪塞絲舔舔剛才濺在刀上的血,詭譎的笑著:「反正這是由我的『念』造出來的,所以我可以自由控制刀的長度啊~~~~~~~~~(心)」

話音剛落,可見她手上的刀慢慢地變長了。

不行!形勢對自己不利!再加上這女的實力,和伊路米哥哥相較起來也絕不遜色。因為以往合作過,所以基路亞知道。

和她硬拼的話,輸的一定是自己!甚至死在她手上也不無可能。
又不能直接逃走……這樣她一定會死追自己不放的。她雖然是鬧著玩,但她玩起上來可不是說笑的!

「…小岡!」他輕聲說道:「我引開她的注意力,你自己先逃吧!然後我會再想法子逃出她的視線以外!」

「可是,基路亞…」

「放心吧!我比較了解她,我知道用甚麼方法對付她的了!你快走吧!」

小岡望望基路亞,最後還是說:「不-行-!!要是基路亞不走,我也不走!」

基路亞並沒太大驚訝。他也回望小岡,笑了。「哼…早知你會這樣的了……」

「喂!在吱吱喳喳的,說甚麼啊?你們~~~~~(心)」瑪塞絲拿著念刀走前了幾步。「準備受.死.吧!(心)」

她一面跑向前一面把刀揮下!她的速度加上刀的長度,眼見他們是避無可避的了……

「小岡…對不起了……」
基路亞把心一橫,用力把身旁的小岡推出數米以外。

「基路亞…?」無法反應過來的小岡,只有看著刀鋒快速地接近基路亞……「基路亞~~~!!!」


……一瞬間,四周都靜下了。

小岡定神一看,透過充滿淚水的雙眼,看到了一幅令他驚愕的畫面。

基路亞也微微張開眼睛。咦?自己還有意識,沒受傷嗎?
抬頭一看,他也不禁呆了!

他竟看見伊路米手拿著一支釘,橫擋在瑪塞絲的刀鋒前。刀鋒和基路亞的頭頂差不到五公分……

「…瑪塞絲,妳玩的太過火了。」伊路米不帶任何表情的說。「要是妳傷到他,妳怎麼向我們家交待?而且,妳來的主要目的是多利的事,其他的妳就別管了。」

伊路米無表情的眼神,對上瑪塞絲深逐的紫瞳。良久,瑪塞絲放下了刀。
「好,我不玩了~~~(心)」她轉身離去。「真不夠過癮!」

「等一下!瑪塞絲!」基路亞叫住她。「哥哥剛才說到多利……他有甚麼事嗎?」

基路亞還記得多利,而且他對多利的印象也不壞。他比自己年紀小三、四年,可能是因為成長的環境、過程差不多吧,基路亞總覺得他和自己很相似──

最令他在意的,是他覺得多利也並不是完全冷血的人。

「沒甚麼,不關你事。」瑪塞絲停下了腳步。「小基……你知道嘛,我喜歡你(心)」

哇咧!這是公眾示愛嗎?愛你愛到想殺死你?基路亞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真是對不起哩,我是不會喜歡妖女的。」

「我還未說完啊!」瑪塞絲忽然回頭,給了基路亞一個充滿陰沈殺氣的眼神。「不過呢……我卻討厭小基你不夠狠毒的性格(心)見到這樣的你,我會忍不住想把你殺.了.呢~~~~(心)」

那是會令人覺得恐懼,一接觸到就不能動彈的眼神。連基路亞看了,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的冷冷聲音和恐怖的眼神,在街道的另一端漸漸消失了。但是她剛才的眼神的殘影,還留在基路亞的腦內揮之不去。那實在可怕得令人難以忘記!

「…不要管她了。談正經事吧,基路亞。」伊路米再開口了。「你離家也有四年了吧?我這次來是勸你回家的。」

基路亞抬起頭,望著他。心想果然呢,哥哥來到一定不會是甚麼好事。

「我.不.回。」一字一頓的說出,語氣非常的堅定。

「可是你始終是左魯迪古的繼承人,終有一天你一定要──」

「我說過我不會當殺手的!」基路亞用非常肯定的聲音,字字清楚的說:「我沒興趣也沒有那個意思。直到父親他們改變主意之前,我不會回去!即使…要和你開打…我也不回去!」

基路亞擺出一忖備戰的姿勢。他曾經和自己許下承諾的,在找到自己非做不可的事之前,他要跟著小岡。怎麼可能跟哥哥回家!即使要開戰,他也決定不會退縮了……

「我沒和你開打的意思,算了吧。但,請你記著…」伊路米仍是那般硬生生的看著他。「你是我們家的人,一出生就注定是殺手了。殺手就是殺手,你不能改變這個事實。不當肯殺手的殺手,是看不見將來、也沒有將來的。」

「這是甚麼意思……」基路亞不太明白。

「你再考慮吧。我遲些再來找你。」伊路米說完,他的背影也漸漸消失在基路亞眼前。

「那是甚麼嘛……令人不爽……」基路亞感到不屑。

「基路亞!!你怎麼了!?」小岡立即趕上前擔心的問。

「我沒事!你不明白的了!」基路亞底聲的說著。「倒是多利令我擔心……那個瑪塞絲是想對多利做些甚麼嗎?」

「多利是誰啊?」

「我在菲爾家一個可以說得上是『朋友』的人。」基路亞少有的認真。「看來…我必須去找他一趟呢!」



(待續)


-------------------------------------------------------------------------

某澄不負責任廢水後記:

啊啊~~~~~第三篇,好像「稍為」入正題了(死)
很喜歡瑪塞絲和基路亞碰面、吵架、以致打鬥這幾幕我很喜歡~(心)
愈來愈喜歡瑪塞絲的說話方式了……啊,甚麼?像妲己的說話方式??
…呵呵。算了。我喜歡就好~ v (我到底在說啥啦 |||||| )

P.S. 第一至三,愈寫愈長…… bb

初稿於 1/9/02
重寫於 26/2/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