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ol Scramble ~夏のVocation~
Day 04 –Kill Bill–





「你們…… ## 」看著身後那兩只跟著自己的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一高一矮…… Fabregas 有種想撞牆的感覺。「不要跟著來好不好——!!」

「人、人家只是想陪在法布哥哥身邊久一點吧…」 Messi 委屈地說……
「臭小子,你幹嘛這麼兇啊!!梅西妹妹又沒犯著你!」 Dino 即為她抱不平……
「羅哥哥,你不要罵法布哥哥啦 > < 是我自己先說錯話(?)…」(天:是法布先罵你的喎 = = )
「總之、對女生動粗就是不要得!!」

「好啦你們!!」 Fabregas 終於忍無可忍爆發了:「煩死了耶!!別再吵了好不好!!」
就在這時,忽地砰砰兩聲,兩顆小黑點擦過他身旁,幸虧他反應夠快,不然已經被擊中了。凝神一看,冒煙的殼……很明顯,那是兩顆子彈。囧

抬頭一看,一排穿黑衣戴墨鏡的人兇神惡煞地盯著他(戴了墨鏡喎…),手裡各自抱著一柄機關槍對準他……又深又黑的槍口,彷彿死神空洞的眼眶,不帶一絲憐憫地睨視著他,宣佈著死亡告示……

「知趣的快把小姐交出來,我們就留你一條全屍…」黑衣人的頭頭(?)冷冷的道。「不然的話……(黑)我們要你痛不欲生!」

「啊……他們是爸爸為我請來的親衛團!」 Messi 大驚,立刻躲到自己的愛人身後:「我現在還不想回去啊!人家…人家想陪法布哥哥久一點!( > < 著搖頭)」

「看來……你是不肯就範了呢(凜光)」手下頭頭一推鼻樑上的墨鏡,一邊帥氣地舉起手中的槍一面發號施令:「兄弟們,上吧~~~~!!!」

「好!!」「砰砰砰砰砰~~~~」「喀喀喀啊~~~」
以上,是機關槍發射與一堆手下衝鋒錎陣(?)的聲音…大伙四散逃亡去…



話說,肥馬憑藉他廣大的神通,在學校裡下了通緝 + 封殺令:活捉法布雷加斯者,賞銀五百;納其命者,賞銀一千;取其頭以獻者,賞銀萬貫——這樣的 posters 貼滿了在校園的牆壁上。

「幹!!他爺娘奶奶的,用不著這麼絕吧!!」 Fabregas 火冒三仗的,一手撕下牆上的海報揉成一團,幾乎用盡他生平懂得的粗話,去罵遍馬家的祖宗十八代……

怎麼辦?現在外面不但有老馬的軍團,還有一些衝著賞金而要對付他的人。這種環境之下,誰是敵誰是友,必須小心謹慎……那人表面上向你伸出援手,但說不定他是隻披著羊皮的狼,正在尋找機會把你吃掉……

看吧,有兩個黑衣人又朝這邊走來了, Fabregas 心一急,逃入了最近的一間 room 裡。目送那黑衣人遠去,他暗自鬆了口氣,甫一定下神來卻感到,背後傳來強烈的陰冷的殺氣……

一轉頭,無數雙閃著狩獵光芒的眼瞳,陰險地盯著他!!「嘿嘿……有人自己送上門了啊… ++ 」
瞧一瞧那伙人胸口上的徽章—— Tottenham ……他發自內心的抖了一下……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

「兄弟們!!上!!」
「哇啊~~~~!!!」法布慘叫一聲便奪門而逃,媽壓,今天是甚麼凶日啊,難道自己犯太歲了嗎這樣搞!!他沒命的狂奔著,衝進了轉角的一扇門裡……進去之前他沒注意到,那門上釘著的牌子—— Female (女廁)……

咕嚕咕嚕的流水聲,源自扭開了的水龍頭。
「怎麼今天心跳得比平日厲害……總覺得有甚麼要發生似的……」 Senderos 看著鏡中的自己想,納悶的感覺就是揮之不去。

在她愣著的這時候,突然一個影子破門而入(?),直撲到她腳邊。
底頭一看, WELL ……很明顯那是一個人……不過是不該出現在這裡的雄性生物……

「啊… ///// 小法……」
「呃……」逃命中的法布雷加斯華麗地倒在地上,他抬頭一看,卻無意窺見了兒童不宜(?)的一幕……

粉紅色的小褲褲……(鼻血)

「 >/////< 呀呀呀呀不要看~~~(踢)」 Senderos 一急,對地上的人又踩又踢的……
「啊咳……別、別踢…內傷了……(吐血)」


—數分鐘後—

「啊……原來是這樣……」Fabregas 大概地向 Senderos 說明了狀況——難怪今天總是心緒不寧的樣子,她心道。

「沒錯…我現在要想法子逃出去…」 Fabregas 苦思了一下,忽地抓著 Senderos 的肩,用超級認真、認真到讓人臉紅心跳的眼神,對她說:「我需要你(的幫忙)!」

認真的眼神,誠懇的語氣,加上這句深情(?)的「我需要你」……這、這種場景到底是?… /////////////

「你不會拒絕我的吧?」 Fabregas 看對方還呆著,也不管哪麼多了,逕自下指令說:「脫吧。」

「啊?」回過神來一看,她…她竟看見 Fabregas 在解鈕釦!!啊啊啊~~~ ///// 「嗄啊? @///口///@ 慢、慢著啊小法,這裡…現在…這兒還是學校啊哇~~(羞 + 暈)」



又一些時間過去(…),二人從洗手間裡出來了……不過看上去有些奇怪。

「小法…我覺得這樣穿很怪啊…」
「我還不是一樣,下面涼涼的害我混身不自在……」

沒錯,這是一個很甿的場面……他們變裝了,小森穿了法布的衣服,而小森則穿了他的……(髮型有重新整理過…)原來所謂的脫衣服是這麼一回事啊……

「不然你以為是甚麼啊,」法布斜眼,「 Philippe ,你思想不純潔啊……」
「那、你…你說得含糊不清的很難怪別人會誤會啊!! >//口//< 笨蛋!!(打)」

這時,不遠處飄(?)來兩個黑衣身影,二人見狀立刻噤口,盡量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當黑衣人在他們身旁 pass 過的時候……

「喂,」其中一個黑衣人出奇不意地叫住他倆,害他們心頭一顫。「你們有見過這傢伙嗎?」說著,遞上了那張印著 Fabregas 大頭的懸賞 poster ……

二人急急忙忙地搖頭。
「是麼……」那黑衣人轉頭對同伴說,「那到別處找找吧。」

YES!!!! 看來是成功騙過世人了!!(握拳)可是上天總喜歡在你得瑟的時候踩你一記,這一刻,四周奏起了一陣巨大的聲響,其氣勢如千軍萬馬奔騰,箭鼓齊發,大地都震盪起來了!

扭頭一看,不是地裂或山崩,也不是猛獸出籠,更不是高達戰鬥用機出動(太扯了吧…),而是一班陷入了瘋狂狀態的人……是剛才那班熱刺的學生!! ||||||

已經太遲了……他們發現危險已逼在眉睫的時候,已經無從躲避了。一陣飛沙走石塵土飛揚後,站定下來,眼下全是一片狼藉。側目,法布你的 wig (!!!!) (哪來的?…)掉到地上了……囧

「是他!!」黑衣人醒悟過來了!「別讓他跑掉了!!追啊~~~~!」

於是所以但是如此……總之, Fabregas 一整天就在疾走中渡過,身後是那些黑衣手下的槍林彈雨攻擊……他逃跑的過程就不冗述了,反正也不是重點。於是所以但是如此……他被逼到了天台上……

一班黑衣人把他團團圍住。一滴冷汗從他額角滑下,頭頂上又響起了刺耳的直昇機引擎聲。這回可真是插翅難飛了,此刻仔突然好希望自己是彼得‧柏加,那就可以跳下去在樓宇間盪來盪去逃脫了……

一班黑衣人很知趣地退開,好讓那直昇機降落下來。這東西停定後,一個身形臃腫的男人——他們的米飯班主 Maradonna ,從容地走了下來。老馬走到 Fabregas 面前,一收平日嬉笑的腔調,眼神嚴肅。

「小子……」一柄手槍抵住了男孩的額,冰冷的聲線和眼神叫人發寒。「我今天就要在這兒,親手解決你……」
扣動扳機這一動作,永遠是個慢鏡,尤其是在受刑一方的眼中……

「慢著!!」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八點檔肥皂催淚劇之標準狗血情節來了!!危急之時總有一人挺身而出,例如古裝片裡監斬官都扔了令牌,主角的頭已被押到那狗頭閘上,某君騎著咯咯的馬蹄趕到大喊一聲刀下留人……

「爹地……求求你,不要!」 Messi 擋在老馬的槍口前,用哀求的眼神看著他。「不要傷害法布哥哥!」

「小西!」老馬難掩驚訝的神色:「他…這傢伙給你吃了甚麼迷藥!!為甚麼你那麼迷戀他!他會害死你的!」

「爹地……」 Messi 的雙眼泛起一層霧氣,「一切都是我任性、自把自為的關係……法布哥哥是無辜的……」

「小西…你聽爹地說!他對你根本不是真心的!他只是在玩弄你的感情!」老馬痛心疾首地道。「信我!爹地不會騙你……」

「我知道呀!!」她高聲打斷了父親的話,「其實我知道的!法布哥哥並不愛我,我只是……只是……想他再注意我多點而已……」
說到這裡,她再也憋不住了,轉身撲入法布的懷裡哇哇大哭起來。「 T口T ……對不起…法布哥哥……請你、唔嗚…請你不要討厭我!嗚嗚…… TAT 」

Fabregas 全身僵住了,不知所措的僵住。他生平天不怕地不怕連費 sir 他也不怕,但偏偏……就是怕女生哭呀!就算他對梅西妹妹再沒好感,但人家好歹也是個女孩,現在為他哭成這樣,實在是……

「好了!你…你先別哭!我、……」慌亂之下他也不清楚自己在說啥了。「我又沒說討厭你!!」

聞言,她稍稍停止了哭泣,抬頭望向對方,一雙大眼睛閃呀閃的。「真…真的?」
互相對視(一 一 眼 vs. 晶晶眼…)了兩秒後……「…可是也沒有說不討厭。」

「啊…… QOQ 那即是甚麼意思……(淚眼)」
「我也不知道!好了,你別再抓著我的衣服了,都濕掉了!」
「對、對不起……(縮)」
(P.S. 話說…法布現在身上的衣服還是小森的 = =|||| )

在一旁的老馬看著這一幕,沉思良久……終究還是嘆了口氣,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回身走向直昇機。「撒退吧。」他對手下們說。

「啊?…馬大人!為甚麼?」

「看來我真的老了,我真不明白他們年輕人的想法……」直昇機起飛的同時,他站在機門處,用全世界都能聽到的高分貝聲線大喊:「法布雷加斯你這死小子,我給你最後的機會!要是你再讓我女兒傷心的話,我下次一定一定不放過你!!」

慢著……這句聽起來就像是:「我把我女兒交給你了!你以後要好好對她!」

「等…等一下下下~~~!!死老頭!別留下一句如此勁爆的話就不負責任跑掉了啊~~!!囧(伸手)」

可惜為時已晚囉,老馬這一席話,與直昇機的引擎聲,一同化成消失在天際的一點光……




Shichiten Hakki ☆ Shijou Shugi !




腦殘末期‧後記:

原諒我……腦殘至此我已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了…(倒)
看了那篇《手把手教你寫雷文》,發覺自己很有寫雷的天賦嘛 orz
果然世上沒有最雷,只有更雷啊啊啊~~~……(回音)

本回出現的動漫奧義:ハヤテのごとく! (旋風管家)
看不看的出……大家隨便就好、隨便就好……

下回預告:大帝和 RVP 情海翻波(?)還有很多人來搞局……
大概是醬吧……雷的親們自己看著辦了~

16/7/0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