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我想寫這樣的題材好久了,還願一下,也是為一會的比賽及自己的論文加油!(我結果還是專心不下來… Orz )
最近腦筋比較死,想要的感覺不知道出來了沒有 T__T 大家多多將就……

由於內容都採自童話,標題我就用了德語,如譯錯了請各位多多指正。
每章的楔子都來自一篇童話,因應劇情或會略作修改,但大家可以猜猜看原案是甚麼~~
不同人物將會陸續登場,本隊的他隊的也有,而且全是公主王子國皇皇后巫婆仙女法師的……也會有動物 = =||| (爆)

大概就是醬了……以下,請享用~~

==========================================================


Der Buch ~die Anfahrt von Welten~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國皇種了一棵金蘋果樹,一隻火鳥每晚都飛來偷走一顆金蘋果。國皇派自己的三個兒子去看守,大兒子和二兒子都睡著了,只有小兒子醒著,可惜最後他只抓到一條火鳥的羽毛。為了討回父親失去的金蘋果,他展開了追尋火鳥的旅程……



Kapitel. 1 Goldäpfel



這是一個深藍色的空間。廣闊得像昏昏沉沉的夜空,深得像茫茫不見底的大海,一直往無限的上方伸延。螺旋形的階梯像寬闊的帶子,沿著牆壁彎彎曲曲地往上鑽;書架嵌在牆壁裡,一層又一層,一層又一層。數不盡的書本排得密密麻麻,一絲針似的空隙也沒有。

在某一級階梯上,一個身影坐在淡黃的燭火下,書本裡的黑色小字有種晃動的錯覺。
「原來有這麼一個世界呀……」他出神地凝視著那一行行小字,文字裡的世界,彷彿跳到了他面前來。

噢,這是一個多麼可愛的世界,在這裡,孩子們可以赤腳在草原上奔跑;手指輕輕一點,酣睡的花兒立刻展開笑顏。有美人魚在海中暢泳。孩子們都懂得唱蝴蝶的歌,乘著風飛上天空,在七色的雲彩深處找到糖果屋;也可以摘一顆自己喜歡的星,躺到月亮的搖籃裡去……
那裡沒有恨,沒有淚,只有善與美。一個永遠不老的孩子國。

「真美啊……很想去那裡看看呢!」他閉上眼睛,想像那個世界的空氣呼吸起來會怎樣。是否會充滿鮮花的香味?「小諾,你覺得怎樣?」

他轉過頭,對一直安靜待在身邊的一匹白色小馬兒微笑。馬兒沒有回應,只是閃著一雙黑曠石似的大眼睛注視著他。
「總有一天,我會取得『出外』的資格,那時我們就可以見識到書本裡的世界了!」他摸摸馬兒柔順的頭毛,笑容裡滿是憧憬與期盼。但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了,因為樓下突然傳來一聲叫喊:
「史蒂文!你怎麼還不下來啊?卡拉格前輩快回來了啊!」

「啊!!」他驚叫一聲,慌慌忙忙的把書本合上,用力地推回架子裡。「糟了,我竟然忘了杰米回來了這回事呀……小諾!」
他敏捷一跨坐到小諾背上,小諾也就全速衝下去,急速的氣流叫他的腦瓜袋左搖右擺,更何況他在匆忙中根本沒空抓穩……

「哇啊啊啊啊~~~~~~」於是乎,意外,總是在匆忙之中發生的。
他在馬背上失去平衡,下墮了。小諾吃了一驚,可惜為時已晚……

甚麼地方不好落,偏偏落到那個人的腳尖前。一個站在一旁的金髮男孩,情不自禁地掩住了嘴。
「史蒂文……」一張充滿殺氣的臉,居高臨下地壓迫著他。「你可不可以至少有一次,不是躺著出現在我面前的?」
急急忙忙爬起來,「對、對不起……杰米……」

「杰甚麼米!辦公時候要叫我卡拉格前輩!還有,我不是說過不可以『危險駕駛』嗎!!而且你啊……(下略)」卡拉格如是教訓了他一大頓,然後把一卷卷疊得很厚的羊皮紙丟給他,「好了,給我把這些整理好!」

可能是摔到腦袋所以一時還沒反應過來,這使卡拉格頭頂上的火焰燒得更旺……
「還不快給我動手!??」一陣火山爆發……

「哇啊~~~~~」於是抱著一堆羊皮紙跌跌撞撞的跑開,「知道了知道了~~~~~」



「真是的……史蒂文,你也太大意了吧!」有著一頭金色頭髮的男孩把書排到架上,身旁的手推車上書本仍堆積如山。「竟然又一次在卡拉格前輩而前出醜……啊,找到了!」他把另一本書放上。

「我也…不想…的嘛!」史蒂文在離他幾格的階級上,唏唷唏唷的,吃力地拉出一本書:「是這本了……」
他翻到書本的最末頁,指尖壓著一根幼細的針,將那疊羊皮紙縫到書本裡去。幼針末端的銀線,在昏暗中劃出一絲絲弧光。

「謝謝你,德克,陪我一起整理這麼多的書……」史蒂文感激地看向金髮男孩,「不然我真不知道要弄到甚麼時候呢……」
「反正我閒著也閒著,況且,這本來就是我們的工作嘛。」德克笑笑,又從手推車上取過了一本書,「倒是你啊,工作時看書看得不知世事這個壞習慣,應該要改一改吧。」

「那、誰叫裡面的內容太吸引了嘛!」他急忙辯解,臉蛋兒都漲紅了。「裡面的世界,有鏡子一樣的湖、珍珠似的月亮、棉花糖一般的白雲……」
「還有天空一樣遼闊的草原、鑽石那般閃亮的繁星……」德克打斷他的話並續說下去:「還有很多很多穿著不同衣服的人、會說話的小動物、躲在樹林裡的小精靈……對吧?」

聽過他無數次的敘述,德克已經能把這段話倒背如流了。
「沒錯沒錯!」他的眼睛閃亮閃亮:「你不覺得那樣很棒嗎?你不想去看看嗎?」

「想是想,可是這不由我們作主啊……」德克從書架轉過頭瞥向他:「話說回來,太陽、月亮這些東西,到底都是怎樣的呢?它們會好像油燈那樣發光吧?」

「我也不太清楚啊……可是既然書裡說很美,那一定都很美沒錯!」史蒂文的語氣十分肯定,「因為那是去過那些世界的前輩們記錄下來的!他們親眼見過,一定不假!」

「的確呢……杰米的工作也是這樣。」往下一瞥,在最底層的杰米正坐在木製的書桌前,借著微黃的燭火,邊翻著書邊書寫著,他手裡的羽毛筆如蝴蝶翅膀輕盈地飛翔。

這個無限的深藍色空間——他們稱為「書庫」的地方,儲存了數之不盡的書冊。每一本書,是一個世界的故事。他們的工作,就是觀察各個形形式式、光怪陸離的世界,並把它們的故事——有些世界的生命稱之為「歷史」——記錄並儲存下來。
世界到底有多少個?他們沒有數算過,確實也無法數算。——某個世界裡,有一片一望無際的撒哈拉沙漠,是由很多很多微小的沙粒組成的,世界的數量大概就跟沙粒的數目差不多吧。

杰米說,如果不把世界的故事記下來,那麼那裡的生命們記憶中都會出現空白的斷層,無法填補的真空。海皮亞前輩也說,有的世界的故事已經完結了;卻有更多的世界,故事仍然繼續著……
書庫的守護者們,為了做記錄的工作而展開穿梭於各個世界的旅行。

「真羨慕杰米啊,可以到不同的世界裡去看、去聽……」史蒂文嘆一口氣,向後一坐,紙張散亂地繞在他身旁。「他一定見過好多好多不同的景物,遇上過好多好多不同的人和事吧?」

他的目光往上,飛向這個沒有盡頭的空間的最高點,衝破這一點黑暗,終於是一片遼闊的天地,明媚的、光亮的……
天空的顏色是怎樣、花草的氣味是怎樣、風的聲音是怎樣……全部都好想知道,好想嘗試啊!

「咳咳……你們!」突然一本書拍到頭上,中止了他的遐想。一把穩重而溫文的聲線說道:「與其談這麼多不切實際的,還是快點先完成手上的活吧!」
抬頭,看到一張文靜而俊俏的臉。「啊……福勒前輩……」

「我是來傳話的。你們還沒聽過吧?」福勒正色地望著他們,「關於書本遺失的事。」
「甚麼?」史蒂文和德克面面相覤,書庫裡的書也能失掉的麼?

「會不會是整理的一時疏忽,忘了把書放回原位而已?」德克聰明的提出了解釋。
福勒卻搖了搖頭,直直的看著他們,神色凝重。「那些書本,是被偷去了。」

二個孩子登時驚訝得張大了嘴,在書庫裡發生竊書的事,實在比史蒂文不再撞板更匪夷所思呀!

「可是,這裡就只有我們了呀!是誰……會這麼做呢……」史蒂文的心裡頓時填滿了疑問。
「是外面的人搞的鬼?但,世界裡的人和物是不可能進入書庫的啊……」德克托著下巴思考,「福勒前輩,你們已經有頭緒了嗎?」

「嗯,雖然還沒確定,不過……」福勒的眼神有一瞬飄向了遠處,但隨即又集中回來,向他們。「總之,你們以後要加倍留神,一旦發覺有任何異樣,記緊馬上通知我們!」說完便抽身離去。



螺旋形地往上斜的階梯上,一人一馬慢步踏著踏著,牆上一閃一閃的油燈燭火,在擠滿書本的書架上繪出了他們明滅不定的影子。

「到底……那是怎麼回事啊……」史蒂文撫著小馬毛茸茸的身軀,腦子裡仍牽掛著福勒前輩的話。「甚麼人會這麼做呢?他的目的又是甚麼?你覺得呢,小馬?」
牠默默凝視著自己的主人,一對黑眼睛溢滿靈氣,頭頂上的角泛著溫和的銀光。

史蒂文長長地嘆了口氣,修長的睫毛半垂。如果被偷去了書本損毀了,甚至被破壞了,豈不是代表那個世界的故事也損壞了?
破爛了的書頁即使糊好,都會無可避免地留下裂縫。那個世界大家的記憶裡,會永遠烙下一道無法修補的缺口。這不是太可憐了嗎……

「偷書的人……不管他有甚麼目的,破壞故事這種行為太差勁了!」他皺起眉心,啾著小嘴,握起拳頭,信誓旦旦的說:「我一定要好好保護這裡所有的故事!」

忽爾,上方好像響起了一絲怪異的聲音,一閃即逝,聽覺很快又被寧靜淹沒。
可是直覺告訴他,有甚麼不太對勁。
「小諾!」他輕呼一聲,便快步攀上前,小諾會意地守在原地。

走了一個、兩個圈,四周依舊很寧靜,他能清楚聽到自己腳步的回音如何投入黑暗,然後傾刻沉沒。
難道真的是自己太多心了?
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又有一點聲音從下方傳來。細微的、小心翼翼的、帶著摩擦的感覺的,聲音。

猛然一轉身,他差點沒有驚呼出來。一個龐大的黑影正面向著他罩下來。
他本能地退後,背脊貼上書架的同時,那黑影也落到他跟前,一手剛好按在史蒂文耳旁,墨色披風隨這動作揚起。當他接觸到黑色帽子下那一雙懾人的深藍色眼瞳,呼吸霎時間停止了。

濃濃的藍,像晴夜下的大海一樣平靜而危險,跟這個空間一樣深不見底……

有些感情需要一輩子的時間去釀製,而一個深刻的印象,只消一眼。
只是短短的幾秒,那雙深邃的藍色眼眸,連帶眼睛後的一張輪廓,便像滾熱的圖章,深深地燙了在腦海深處。

眼前人沒有任何說話,只是冷冷地,從史蒂文身後的架子上取出了書本,幾乎擦著著他的臉。
當史蒂文意識到眼前所發生的是甚麼事,那個神秘人已縱身一躍,離開了他的視線。他如在夢中猛然驚醒:「等、等一下!」

他跟著跳下去,伸手想要抓住前方的黑色身影,用力一握只拽到颺起的披風一角。
剎那間,一陣白光撲面而來,史蒂文不得不閉上眼睛。他感到身體被一道神秘的力量往前拉,不斷拉……

白光膨脹了一瞬又消失,四周依舊寂靜,只有火光燃燒著蠟燭的聲音,啪答、啪答,微弱地透過燈罩傳來,照著無數排沉默的書本。


=*=*=


意識迷糊中,悠揚而隆重的舞曲飄入耳際。
張開雙眼的一刻,頭有點痛。史蒂文慢慢爬起身來,被眼前的景象徹底驚呆了。

眼前是個偌大的舞廳,一條條雕工精緻的柱子,撐起數層高的天花,上面垂吊著一盞盞水晶大燈,每一顆燈泡都晁著令人眩目的光華,好像吊著的是一束束天上的繁星。柱邊、牆角、窗檯上皆鑲嵌著金邊,半透明的金色紗簾優雅地晃下;一桌桌華麗的棗紅餐布上放滿晶亮的酒杯,藝術品似的精美甜點,中央還立著插滿紅薔薇的白瓷花瓶。一對對衣著華美的男女,在大廳裡左穿右插,有不少更在樂聲中翩翩起舞,妙曼舞姿倒映到清澈無垢的大理石地板裡。女士們千層裙襬一轉,猶如萬華鏡裡百花齊放,姿彩紛呈……

可以想像,從沒見過書庫以外地方的史蒂文,此刻是怎麼入迷地看呆了。

「喂,你!」身旁響起一把聲音,他轉頭一看,是兩個穿著同樣服裝的男子,腰間繫著的黑皮帶,腳上套著長靴,手裡各握著一柄木棍。史蒂文驀地想起很多本書裡都說過,這種造型的人不就是城堡裡的守衛嗎!
他們都是可怕的人物,遇見認為可疑的人就會將他抓起來,必要時甚至會對其他人使用暴力……

「你是從哪來的?」其中一名又喝道,嚇得他抖了一下。「看你這身衣著,不是舞會的參加者吧!」
說著,上下打量史蒂文身上的衣裝:普通的白襯衣,配上黑色西褲,領口上的黑色絲帶還狼狽地鬆開了……
「難不成……是入侵者?」

感到兩位官大哥的敵意明顯上升,他作了出本能反應——拔腿就跑。

「別走!人來啊!有刺客!!」
「哇~~~~我甚麼也不知道~~~~救命啊~~~~」



~fortsetzung folgt~



References:

[1] 大題目的英譯是 “The Book ~the journey of worlds~“ 。

[2] 本章標題 "Goldäpfel" 意為 "golden apples" ,借喻被偷去了的書本。

[3] 開首的故事為俄羅斯童話 "Tsarevitch Ivan, The Fire Bird and the Gray Wolf" 。



14/3/08.



補充,部分靈感來自動畫《ヤミと帽子と本と旅人》和《プリンセスチュチュ》。
我寫的時候滿腦子是這樣的場景……





還有少女包啊少女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mak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