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rsing



呃呀……頭好重。
手腳軟軟的,身子感到火燒般熱,透一口氣也很辛苦……天啊……

望望手中的體溫計,晶液體螢幕上清楚顯示著──
38.5 ℃

……我感冒了。


. .

「清麿~~~~~你看!我抓了一條好多的[魚師]魚回來給你喔,吃了就會很快康復!來吧!」

大門碰的一聲被撞開,把我嚇得差點沒滾下床。隨之而來是那把熟悉的聲音……
我的頭又痛了。

「賈修你給我安靜一點行不行!!好不容易才快要睡著……還有!快給我穿好衣服啊!!
……喂!我說過多少次別把[魚師]魚抬進房間啊!!丟到廚房給老媽!快!」
拜託,我喉嚨已經夠火燙了,不要讓我大喊好不好……

「甚麼嘛,清麿生病了還這麼暴躁,很難康復的啊!」
喂,是誰惹我暴躁的?你以為我很好過嗎!

唉唉……我無奈地拖著疲憊的身軀下床,清理掉地上的積水。



「清麿!」
房門再一次被砸開……我真懷疑這扇門還能捱多久,看來很快它便會塌下要換新的了,我不禁為它的命運默哀。

「母親大人沒有空,拜託我好好照顧你!」
砸門的元兇還不自覺,綻放著他一貫殺死人不填命的四萬笑容說道。
「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清麿,令你快點康復的!」

慢著……甚麼!?沒聽錯吧!
老媽妳怎麼可以這麼狠心把自己兒子交給他!!讓他照顧,沒病的變有病,有病的病得更嚴重,病重的會死亡……
天呀!我還年輕,還有很多事情要試,不想就這麼英年早逝啊啊!

「不用了,賈修!你去公園玩吧!不多鍛鍊無法打敗直美的!而且沒有你陪伴小馬怪會覺得很寂寞呀……」
我果然是病到頭昏腦脹了,這是甚麼話呀?
不管如何我只是想快點支開眼前這個小伙子而已。

「唔呶,要去玩甚麼時候也可以,我不能拋下清麿不管啊!」
賈修放下手中的圓盤子,
「總之,清麿的健康就交給我吧!來來來,快乖乖躺下吧,病人需要好好休息的喔!」

「喂喂,你想幹甚麼!?」賈修不由分說就把我按在床上,一股不祥的預感在我心底迅速飆升……

一陣涼意突然向全身襲來……正確點說是冰冷,冰冷的感覺霎時籠罩著我,使我如墮冰窖;
我整個人立即像彈弓一樣跳了起來……

「這是甚麼!?乞──嚏──」我的身體被冰覆蓋著,衣服床舖也變得好濕了,怪不舒服的……呃啊。
「母親大人教我用冰敷來降溫呀~這樣不是會舒服一點嗎?」

「個鬼!!要用毛巾、毛巾啦!乞嚏……」像沒有關上的水龍頭,鼻水一發不可收拾地流著。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唔呶、紙巾紙巾!」賈修立即遞上一卷衛生紙……可是,濕了的怎麼用呀?

接著他又一蹦一跳的尋找些甚麼:「那麼就先吃藥吧!母親大人也說過,準時吃藥病才會好喔……啊!」

怎料他話未說完,因為地上融化了的冰的積水而滑倒。
啪嚓──藥箱裏的藥丸像珠子散落一地。

全世界靜默一秒。

「對、對不起、清麿……」賈修全身僵硬了,趕忙道歉。「我、我會收拾好的了……」

「賈賈賈賈賈修~~~~~~~~~」我想我現在的臉,一定比母夜叉更可怕了。
「你甚麼也不用幹!!給我滾邊去!!吼啊啊啊~~~……」


. .

體溫計上的數字是「39 ℃」。

病情加劇了……果然。
此刻我只感到天旋地轉,身體熱得像裏面燃點了幾把火……

把病人交給賈修照顧完全是謀殺的行為,他會讓沒病的變有病,有病的病得更嚴重,病重的會死亡……
神啊,我是否上一輩子做錯了甚麼,現在您要這麼來拿掉我的命?
我實在欲哭無淚。再這樣下去,就算不死我也肯定會變瘋……啊啊,死總比變瘋好吧……

「唔呶,對不起……清麿……」賈修的聲線幽幽傳入我耳裏。「我是真的想幫上忙的……可是……」
他的語氣好像快要哭出來了。喂喂喂,別真的哭出來啊;這裏有個人比你更想哭一百萬倍呢……

「算了吧……」我虛弱的再嘆口氣。求求你,讓我好好睡一覺吧……這樣我已心滿意足……
「嗚呶……這樣……不行啊。」賈修靠到床畔,似乎很認真的問:「有甚麼方法可以讓人快點康復?」

有甚麼方法?我也想快點康復啊……
我隨意開口回道:「聽說……把病菌傳染給別人自己就會好了呀。」

不知是哪兒聽回來的,就是依稀記得有人這麼說過。

「那麼,要怎樣才能把病菌傳染給別人啊?」
這個啊……「好像有親密行為……就會容易傳染……」大概是吧?

迷糊中,我感到唇上有股溫熱而柔軟的觸感傳來,我驚恐地瞪大眼睛。
「賈賈賈賈修!!你在幹甚麼~~~~~!」不會錯了,剛才他是在……吻我!!

「電視上不是都說,親嘴是親密的行為啊……」他用滿委屈的語氣說:「如果清麿把感冒傳染給我,就能病好了吧!」

一時之間,我只是呆望著他,不懂回應。

「是我害清麿更辛苦的,所以、我來替你生病好了!我只想清麿快點回復精神啊!」賈修著急的說著,竟掉下眼淚來了。

這傻瓜,該說他單純還是太笨?

我輕拍他的頭:「有甚麼好哭的!你現在放著我讓我好好休息,明天醒來不就沒事了!
我答應你,明天一定會好起來,可以了嗎?」

「唔呶、真……的?」
「真的。」
「唔呶!說好了喔!」

他又回復笑容了。我認命地嘆了不知第幾次的氣,雖然這傢伙會是很找麻煩、不太會用腦、常常弄得人哭笑不得……

但就是無法狠狠責備他啊……

而且聽到他說要替我生病的時候,內心竟湧出一陣暖意。為了他人不顧自己,還真是傻啊……
傻得可愛。

想著想著,眼皮漸漸變得沉重,我就這樣沉沉地進入了夢鄉。


. .

陽光從窗簾與窗框之間的縫隙鑽進房內,驚破室內的一片黑暗,在說著:天亮了。

床上的人徐徐爬起身來,開著燈,抓起擱在床頭的體溫計。
36.8 ℃──

已經退燒了嘛。滿意地笑了笑。

接著他留意到伏在床邊熟睡了的小孩。
看樣子他整晚沒離開過身邊呢。

「賈修!」輕推小孩的身體,柔聲喚道:「這樣睡很易著涼的!……咦?」
「嗯……」賈修揉揉惺忪的睡眼,夢囈似的道:「清麿……?有[魚師]魚上釣了嗎?」

「甚麼[魚師]魚!你的身子好熱啊……賈修!」
清麿抬起賈修紅得發燙的小臉,證實了……

「這次換你了啊,賈修……」看著下一秒在懷中再度陷入昏睡狀態的賈修,清麿無言地暗嘆一口氣。
這傢伙,還真會替人添麻煩啊……這不是逼自己去照顧他嗎?

「真是的……都說了晚上睡覺不蓋被子,很易著涼的嘛。還是……」
清麿喃喃地說著,唇邊揚起了一絲笑意。

「才這麼吻一下就被傳染了,你還真不乖啊,賈修……」



~END~


==========================================


病人病記:

因為感冒而生的怨念物……
感冒真的好辛苦!!好辛苦!!鼻子辛苦到透不到氣……晚上幾乎睡不到,嗚嗚 = =
現在已好多了,希望不要再這樣下去啦~~~殺了我吧(倒)

因為是帶病寫的,寫的時候意識有點迷糊,所以有很多不知所云的地方(汗)
感覺前半段是賈清,到後面就撥亂返正(?)變回清賈了 XD
總覺得最末段的清麿有點黑……那個笑容好不懷好意!你想幹嘛啊啊~~(毆)
這樣好像也不錯~黑麿大好! >w< ˇˇ(我感到清受至上的板胞們投過來的死光了,嗚啊… XD )

總之,大概就是這樣啦(即是怎樣?)
各位,祝我早日康復吧 TT▽TT (謎:不!!妳就這樣病死好了!)

25/5/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