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黑暗風。

===========================================


黑洞
 

 
-■-■-
 
那一天只要命運肯放我們走!
不要怕;雖得走過一個黑洞,
你大膽的走;讓我掇著你的手,
也不用問哪裏來的一陣陰風。
 
-■-■-
 
 
汗水沿著乾燥的臉頰滑落,在下巴搖晃了一會,終於無力地墮下,掉到地上,碎成萬朵千朵冰花,在暗無天日的長廊裏碎出了聲響。清脆地、沉重地、迴響著。
一雙互相倚靠著的身體,拖著蹣跚的步伐,每一下的移動也沉甸甸的。
 
「沒問題嗎,尤里?」少年抬頭,以顫抖的哽咽的微弱的聲音,輕喚身旁緊貼著自己的人。
 
被喚的人,手,按著腰間;那位置,衣服已被源源湧出的血紅染透了,染出大朵大朵鮮紅的血花。太濕了的衣角,如沾滿露水的葉子,紅色的水珠一顆顆滴落、滴落,答、答、答……像死神手上的陀錶,每一下也在數算著生命的時限。
 
「凱,放心吧。沒事的……」辛苦的喘著粗氣,一開口,一陣血腥味便直流入喉頭。可是他仍努力地撐著,生硬的對眼下的少年擠出個安心的笑容:「我說過,一定會帶你……離開的……」
 
凱猶豫了一下,但當接觸到那強裝的笑顏,半張著的蒼白的唇瓣還是默然了。凱點了點頭,用手背擦了擦濕淋的臉,上面滲雜著汗和淚。鹹鹹的汗和熱淚,像蟲子一樣腐蝕著他身上的每一寸傷口。咬著牙關,忍著痛,一步一步重重的踏著……
 
尤里瞥了瞥身旁的少年;一身破爛如蟻巢的衣衫,暴露出雪白的肌膚;上面刻著一道道深深淺淺的傷痕,交錯織成一張張血色的網,見證著施虐者的殘暴。
看著凱纖細的傷痕纍纍的身體,尤里內心感到一陣抽痛。少年身上的傷痕,是他心裏的疤。
 
 
 
『你會帶我走…?』那時空洞的眼神,漸漸聚回焦距。
 
『嗯。你願意跟我走嗎?』輕柔的、小心的、憐惜的抱著這弱小的身體,如捧著易碎的玻璃水晶那樣珍而重之,深怕用力一點也會把他弄壞。『你相信我嗎?』
 
在對方呵護的懷裏,少年竟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身心的傷痛和冰冷,逐點逐點被他的體溫洗去了。
『……我相信你。』
 
 
 
漆黑的長廊,看不見一點光,像無盡伸延的黑洞,通往那黑暗的絕望的酷烈的地獄。
但若不跨過地獄,也就無法登上天堂。
 
死寂的黑色隧道中,迴環著空蕩蕩的腳步聲,他們吃力沉重的腳步聲。
突然,凱的腳步僵住了,像是黑暗中有無形的惡魔伸出了指爪,隸住了他──他的表情是那樣驚懼。
 
乾澀的唇開始抖顫,抖得無法合攏了。「他們……來了……」
隱約的可聽見,不規則的腳步聲,隔著一重厚厚的寂靜,斷斷續續地傳來。拍子雜亂而陰柔,像惡魔餉宴上演奏的進行曲,餘音低沉的迴蕩,緊纏著人的心……
 
凱稍轉過頭看看身旁的人,怵目的鮮血仍在小腹處緩緩流出;白如死灰的臉,像雲石塑出的雕像,找不到半點血色。凱的視線愈來愈模糊了。
「不可以放棄。」在戰慄中,一陣溫暖透過被緊抱著的手臂傳來。「相信我……」
 
抬頭,對上那一雙堅定的冰色眼眸。那是在一片朦朧的視線中,在血色在黑暗的包圍下,唯一晶亮剔透的事物。
 
 
-■-■-
 
衹記住了我今天的話,留心那
一掬溫存,幾朵吻,留心那幾炷笑,
都給拾起來,沒有差;──記住我的話,
拾起來,還有珊瑚色的一串心跳。
 
-■-■-
 
 
惡魔般的腳步聲愈奏愈近,就在身後。還有槍械的聲音。
「要逃啊……」流著血的人,捱不住了。倒下的一瞬,像琴絃倏地斷了線,無法還原。
 
凱蹲下來,用顫抖的雙手抱住了他。身上、衣服染滿了他的血,血的溫熱自肌膚刺進神經線,是鑽的割的錐心的痛,痛得身和心都快要發麻了。
血與淚混和,調成了最淒美的香料,腥味不斷傳入鼻腔。想窒息。
 
「我不想食言……」熾熱的吐息從耳邊傳來,幾乎每說一個字都變了喘氣。「你知道的,凱……」
「不用再說了。我相信你……」
 
唇和唇互相觸碰,纏繞的舌在作最逼切的探求。淚的苦澀和血的腥甜把味蕾淹沒了。
對他們來說卻是甘飴。對方為自己流的血和淚啊,怎能不喜愛?
 
分開,不捨有如留戀最美的夢境。
 
「帶我走。」取出藏在袖子裏的匕首,堅定而清澈的眼神裏,已經像湖水般反映出他們的未來。
 
 
 
『我們得逃出去……我們一定能逃出去的。』珍重的抱著那受傷了的、虛弱的身軀,信誓旦旦的承諾著:『無論發生甚麼事,我都會保護你的……』
這個諾言,終以滿身的傷痕和鮮血去換取。
 
 
 
腳步聲停了。身邊,好像突然圍繞了好多人,又多了一些雜音。大概是那班來捕獵二人的惡魔吧,他們是惡魔的狩獵者。想分開二人的惡魔。
 
意識被源源湧出身體的血液帶走。將會帶到哪兒?
是地獄?是天堂?還是……甚麼也不是?
 
不知道……只知道到達目的地那條路仍是漆黑一片。的黑洞。
唇邊卻綻放出最美的笑容,美得比血更鮮,比盛放的牡丹更艷。
 
黑洞裏,宇宙般神秘廣闊的黑暗裏,開著一朵朵暗紅色的花。像枯萎了的杜鵑。
花的痕跡一直伸延,是他們逃脫的路線。侍衛們追蹤而至,追到的只是兩具屍體。
 
擁抱在一起,體溫還殘存的屍體。
 
 
-■-■-
 
可憐今天苦了你──心渴望著心──
那時候該讓你拾,拾一個痛快,
拾起我們今天損失了的黃金。
那斑斕的殘瓣,都是我們的愛,
拾起來,戴上。
 
-■-■-
 
 
知道,我們的目的地將會是一樣。
你遵守了諾言哪……
 
帶我走。
讓我跟你走。
 
只要跨過這黑洞,只要和你一起。
 
 
-■-■-
 
你戴著愛的圓光,
我們再走,管他是地獄,是天堂!
 
──《收回》
 
 
 
 
        ─完-
 
 
 
 
不能算是後記的後記:
 
我在打甚麼……………冏
好久以前的 Bey 文稿,因為覺得不完成很可惜,所以還是硬著頭皮打完它了。
前半段和後半段打的時間隔好久,所以文筆有點不統一,請原諒。
 
如此黑暗風的我也好像是第一次寫……(汗)真的是第一次。
最尾給我混呀混的混過去了……(爆)我對不起小凱和由尤里…… OTL (土下座)
別問我那是甚麼地方!那些侍衛是甚麼人!就統統當是伯克的好了!!(炸)
番薯們來追殺我吧,我自願切腹!!(坦胸)
 
文中的新詩,是聞一多先生的《收回》。
 
舊坑填不盡,新坑窟又深……我的天下無雙啊啊啊 |||OTL
還有其他嘔了一半但卡住了的同人……(甚麼動漫也有)嗚啊啊~~~(撞豆腐 ing )
 
28/5/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