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湖之夜
 
 
 
流傳在月夜那故事
當中的主角極漂亮
如神話活在這世上
為世間不朽的愛輕輕唱……

 
=☆=☆=
 
柔揚悅耳的樂音,洋溢在偌大的舞台上,與優美的星夜湖林佈景配合得天衣無縫。
 
穿著純白舞衣的窈窕身影,正在舞台上翩翩曼舞,隨著高低起伏的旋律,每一個轉身,白紗的衣袂和褲襬也有節奏而優雅的在空氣中飄揚,是那麼的美。優美曼妙的舞姿,輕盈得像隨風飄然下凡的天使,叫人無法移開視線。
 
台的一邊立著一座銀色的鋼琴,一個個有生命的音符,從琴鍵上跳躍著的細長手指滑出來。坐在綱琴前彈奏的少年,深紫色的瀏海垂在臉蛋兩旁,金色的眼瞳漾著高雅沉穩的氣質。少年一邊彈奏,一面靜靜地觀看那天使般美妙的舞姿,臉上不期然泛起了溫和的微笑。
 
過了一會,在他完全投入了那迷人的舞影時,白色身影的動作卻戛然而止,就像在天空中展開白色羽翼飛翔的天使,突然重重的摔到地上那般震撼。
 
「不是這樣……」清脆如鈴但微小的語音,來自白色的身影。
 
坐在鋼琴前的少年立即急步走到台中央,一頭長長的紫髮也隨之擺舞。「怎麼了?剛才明明跳得好好的。」
 
「不是這樣……的感覺。」白衣少年微微抬起頭,淡藍的瀏海不能遮蓋那雙漂亮的紅瞳。他那帶點不滿的語氣,跟背後不斷播放著的柔和音樂不太協調。
 
「可是剛才你的姿勢很美啊……」紫髮少年輕聲的說,「我不覺得有甚麼不好。」
 
「不……這首曲子的感覺不是這樣的!」藍髮少年突如其來的低吼,有點把紫髮少年嚇到了。「抱歉……我不應該這麼激動。」
 
藍髮少年在舞台的邊沿坐下了,一雙修長白晢的腿在空中懸著,很是性感。紫髮少年也坐到他身旁,柔聲說:「對自己要求嚴格是好事,但我想,你給自己太大壓力了……凱。」
 
凱低頭不語,眼睛瞥向旁邊的宣傳板子。像是照鏡子一樣,上面也印著凱的樣貌,穿著這一身白色的戲服,背景是雪茫茫結了冰的湖面,秀麗的藝術字體「The Night In Lake With Snow Wolf」在漫天星光的夜空中飛揚著。下面還附著一行較小的字,寫著公映的日期──
 
距離現在只有兩星期多點。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心裏開始慌亂起來,為甚麼總是跳不出自己想要的水準?
 
「李……你彈奏這曲子的時候,抱持的是怎麼樣的心情?」過了好一會,凱很難得地主動問道。
 
「我?」紫髮少年──李望向凱,淺笑。「你認為呢?」
 
一陣短暫的靜默後,李再開口,道:「這首曲子叫『雪狼湖』,是述說雪之狼為了心愛的人甘願犧牲的故事。你不一定要追尋他的心情的,我想……只要以自己所感覺到的去演繹,也很足夠了。」
 
李的目光變得深遂起來,飄向遠遠的前方,好像有些甚麼要說但沒說出口的話,藏了在他那雙澄澈的金眸中。但凱並未察覺到這一點,因為一直都低下了頭,似在聽著李的說話,又似在自顧自的思考。
 
又是一陣沉默,最後凱率先開口了:「想我應該一個人靜下來想一下。不好意思……」
 
凱邊說邊站起身,白色的身影沒入了後台深綠色的布幕中,沒注意到李在背後注視著他那種特別的目光。
 
 
。☆。★。☆。★。☆。
 
 
很久很久以前,在寒冷的北方,有一個長年結冰的湖,叫「雪狼湖」。這湖的湖水異常清澈,結了冰後湖面像一塊大玻璃鏡子,把環繞湖邊深幽的綠松樹映照得分明。晚上,墨藍的夜幕低垂,燭光般美艷的星火倒映在湖面,像一顆顆璀璨耀眼的寶石,鑲嵌在一塊晶瑩剔透的水晶裏那般美不勝收。若碰巧那是下雪天,點點透明凝白的雪花在這塊閃亮的大水晶四周飛舞著,沾了一花白雪的綠松在旁作點綴,就是一幅世界上最美而富動態的立體風景畫。
 
在這美麗的湖邊,居住著一隻孤獨的銀狼。牠的祖先是人類,卻因受到魔法師的詛咒而變成狼。每逢月圓之夜,受到月磁場的刺激,牠就會變回人型……
 
為了不讓別人發現自己的蹤跡,牠只會在靜謐的晚上才出現。牠是一隻非常美的生物,潔白的毛在星輝照耀下閃著水銀似的光澤,一雙藍寶石般晶亮的眸子散發著懾人的靈氣,叫人望而生畏。
 
牠,一直以來牠都獨自地生活著,牠的美大概只有與晚上為伴的月亮才能看到。每晚仰天看著漫天星晨,向溫柔的月亮傾訴心事;偶爾月圓之夜,在涼淨如鏡的湖面一睹自己身為人的樣貌,孤芳自賞……
 
沒有開心、悲傷、失望、憤怒……只有像夜空一樣無邊無際的寂寞。
這種空洞的感覺伴著他渡過了數十個寒暑。直到有一天,牠遇上了一個跳舞的女孩……
 
 
.☆.☆.
 
 
俄羅斯的冬日,是那麼的寒冷,即使在室內,也感受到從縫裏溜進來的一絲絲寒意。推開窗,撲面而來的冷風送來溢滿雪的冰涼味道,凜冽而清新。
 
透明藍的天空,與眼下一片聖誕松樹林結成一線。凱閉上眼睛,深深地呼吸著這城市獨有的清冷氣息。
 
他,火渡凱,國籍日本,才那麼十七歲已經是薄有名氣的舞蹈藝人了。他加入的舞蹈劇團,是由舞蹈藝術協會會長大轉寺先生所組成的團體,也有不少國際知名的舞藝家是這劇團訓練出來的。這次來到俄羅斯作聖誕的特別表演,還擔當主角,是大轉寺先生特別給他的機會,如果他能在這次演出中有好表現的話,取譽國際,他的跳舞生涯差不多可以平步青雲了。
 
對於這次的表演大轉寺先生似乎很重視,還親自來俄羅斯督導,參與策劃。這叫凱更加覺得這次演出不容有失。也許這對他在不知不覺間成了一種壓力吧?像李說的。
 
藍髮底下浮現起那張俊俏的臉,瀑布般的紫色長髮,和那雙琥珀般的金瞳……不知為何一想到他,內心就會泛起一種奇怪的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
 
碰巧這時,凱看見了迎面而來的李。他身旁還跟著一個不認識的女孩子,好像談得蠻投契的樣子。是問路嗎?碰巧投緣而傾談?
不知道。可是李的性格,對任何人都一視同仁,同樣是那麼親切友善,還有……溫柔。
 
李看見凱,用與對著女孩一樣的笑容說:「凱,你在這裏啊。」
 
看著兩個貼近的身影,那種無法形容的感覺突然轉變了,像五味架被打翻了,甜酸苦甘盤踞在心頭。
 
「我想出去一下。」明顯是不快的語氣。
「你想到哪?已經是傍晚,天都快要黑了。」
 
「不干你事,總之我晚飯前會回來。」冷冷地瞪他一眼,凱就長揚而去了。但要去哪……凱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見到李那個樣子,他就內心翻騰……總之,想遠離他,不想再見到他那張臉。
 
金李,和自己同年,來自中國修讀演藝學院的少年。年紀輕輕,已是蜚聲國際的天才音樂家兼作曲家。他的成就,也多得大轉寺先生的提拔不少。這次表演的曲子也是金李所創作的,特別為了切合來俄羅斯的表演,特地去找過資料──那個雪狼湖的傳說。
 
雪之狼為了守護重要的人而犧牲性命。
 
多浪漫淒美的故事。李所作的曲子旋律悠揚優美,每一個音調高低似是雪狼的感情起伏,串連起來都是那麼的調和,也切合雪和湖的意境……實在令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才華。
 
為了喜歡的人不惜付出一切的心情……他創作的時候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嗎?若是,他在想著誰?能令他不惜付出一切的人會是個怎樣的人?
 
……不,管他的,凱覺得自己實在想太遠了。人家的感情事哪能管太多。他們是工作上的伙伴,只要能夠合作好好演出一場秀就行了。
 
「只是工作伙伴」,為甚麼一想到這,心房就像長了根刺般不舒服?
凱揮一揮頭,把這些煩人的事撇掉,目前最重要的是把舞蹈練好,其他的不必多想。
 
由於這旅店在郊外,唯一通往城鎮的這條大道並不多人行走,兩旁盡是荒涼的雜草叢。走著走著,凱竟發覺前面有一片松樹林。幽綠的松樹披著夕陽金黃的襯衣,兩種色交錯成獨特的韻味,四周的寧靜使得它更顯神秘。凱不知不覺地被吸引了,雙腿不由自主地邁步進入了樹林。
 
意外地林中樹木其距離頗疏落,但樹蔭很密,把天空都遮蔽住了。面前是一個舞台般大的湖,湖面結成一層薄冰,反射著夕陽灑下的金黃色鱗光。如果說湖面是一塊閃亮的鏡子,那長滿湖邊的松樹就是綠色的鏡框,舖蓋在樹頂、葉尖的白雪是珍珠帶子,與鏡湖配襯得天衣無縫。
 
四周沒有人……很靜。真的很有「雪狼湖」的風味。
雪狼那份為愛犧牲的心情,要怎麼樣栓繹?努力的想像,如果我是牠,我會……
 
入神的想著,心內又響起那悅耳的琴音,出自那一雙靈巧的手……每一字每一音,凱都記得清清楚楚。憑記憶中播放的音樂,凱的身子也跟著起舞。旋轉、跳躍、伏身……每一個動作也在空中劃出了翩然的弧線。
 
他跳得投入,渾然不覺身後有一雙灼熱的目光注視著他。
 
 
“蟀──蟀──”
 
突然,草叢中傳來一陣秘密的聲音,足以破壞了天然的寧靜,同時也打斷了凱的思路和舞步。
 
凱回頭一望,只見一個黑影飛快的躲進草叢裏了。凱走過去,撥開草叢,走了一小段距離,才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影子在前方,被樹叢遮掩遮掩著。在好奇心驅使下,凱盡量不驚動那影子,無聲無息地靠近──
 
「啊……」輕呼一聲,下意識地退後了兩步。
那影子驀然回過頭來。
 
月光撥開雲霧,水銀瀉下……
閃著銀光的柔順毛髮,藍寶石般明亮的雙眸。
 
是狼。
為甚麼會在這兒出現?
 
望著凱驚訝的表情,那雙翡翠眸子竟閃過一絲落寞。這是錯覺嗎?
一瞬間,害怕與驚愕的情緒消失無蹤。
 
「只有你自己一個嗎?」伸出手,柔聲問。「只有自己……會不會覺得寂寞?」
 
不知為何,凱覺得牠不會傷害自己。純白的身軀遲疑了一下,凱走上前,輕輕觸碰那柔順的毛。似乎不太習慣被觸碰,牠不安地挪動一下身子,但又不好意思拒絕凱的善意,終於還是乖乖地馴服在凱的掌心下。
 
「總覺得你跟故事中的狼很相似呢。」抱著這龐大的身軀,很是感安心。「為喜歡的人無條件付出,你可以告訴我這種感覺嗎?」
 
「我真的很想……很想把這首特別的曲子演好。」凱細語:「如果你能告訴我就好了。」
狼沒有發出一點聲響,只是凝視著凱,寶石藍的眼瞳好像流露出不知名的情感。
 
漸漸地,天色已經全黑了……
 
  
。☆。★。☆。★。☆。
 
 
不知何時開始,有個女孩每晚都會來到湖邊,一邊哼著似曾相識的老歌,一邊起舞。風鈴般清脆的歌聲,天使般飄逸的舞姿,叫牠深深的著迷……
 
每天他都躲在遠處,默默地看著女孩。看著她,就教他驅散了心底那份孤寂,牠決定暗暗地守護女孩。可是,紙始終包不住火,女孩還是發現了狼……
 
善良的女孩並沒害怕牠,反而很親切的接近牠,和牠傾訴心事。這一切一切,都令狼感到無比的溫暖。
 
可惜快樂的日子總不長久。某一天,不知哪來的獵人突然闖進林中,女孩幫助狼逃跑,那時還刮著大風雪。眼見走投無路,風雪愈刮愈大……於是狼作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女孩是唯一教曉他快樂、幸福是甚麼的人。牠不顧自己的安全,護著女孩離開了,卻犧性了自己的性命。
 
在死前的一刻,牠意識到了,他對女孩的感情,就是人類所謂的「愛情」吧?
風雪減弱了,雲霧微散,露出了天上的圓月……
 
剛巧這是個月圓之夜。他以人類的身份,值得驕傲地離開了。
 
 
.☆.☆.
 
 
自此以後,凱每逢傍晚都會來到湖邊練習。
 
狼總在凱練習中途不動聲色的出現,安靜地在一旁看著他跳舞;待入黑後,凱練習完畢,就和牠坐在星空下談談天說說地,牠成了凱傾訴心事的對象。
 
平常在人前沉默寡言的凱,在牠面前變成無所不談。
 
是因為牠真的是個完全的聽眾吧。不會打斷你,讓你一口氣發洩完,不妄加評語或老土沒用的安慰說話,只有那雙曉有靈氣的眸子,似懂非懂的給你一個眼神回覆。
 
「你又外出了嗎,凱?」這天,凱要出去的時候,被一把聲音叫住了。
是金李。
 
「今天天氣比之前幾天要冷,你多帶一件外套去吧。還有……」李把一件外衣交到凱手上,一手又捧起一個小小的保溫瓶:「這是我自製的家鄉涼茶,能暖身和增強抵抗力,避免感冒的,你拿著,一路上累了或渴了可以喝它。」
 
凱有點愕然的,李微笑望著他,說:「你小心點,別太晚回來了。」
完全沒有好奇心追問凱要到哪的跡象。他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去向?
 
「你不想知道我這些日子到哪了嗎?」
「凱獨自一個外出,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如果凱想說的話自然會告訴我們,我也不必問太多吧!」
 
過份。看著他的微笑,凱覺得好不甘心。是他真的體貼?還是客套話?
凱沒多回應,賭氣似的縮開手,不接他送來的保溫瓶,一扭頭轉身就離開了。
 
面對著金李時,內心那一絲焦慮翻騰的感覺到底是甚麼?
凱沒有發覺,金李目送著他的背影離開時的失落的輕嘆。
 
 
「今天他和幾個外國來的女記者去吃飯了……他說人家老遠一場到來,不好意思空手趕走人。為甚麼他對人總是這樣好?」靠在狼軟軟的背上,凱好像自言自語的低聲說。「見到他這樣子我就不喜歡。為甚麼?」
 
隨即又想起剛才出門前他對自己說的話……「雖然他對我也很好。可是……我不喜歡他這樣對我……」
 
一陣酸味湧上胸口,凱自己也搞不清這是甚麼感覺,也不明白為甚麼自己常想起他的事。就是這種心情叫他無法專注在練習上。狼默默無聲,只用一雙眼晴望著凱,好像聽懂了的樣子……
 
算了,現在最應該擔心的是幾天後的公演,其他事暫且擱下一旁吧。
 
離公演的時間一分一秒地倒數著,凱的心情也有點緊張起來。狼好像看穿了凱的心事似的,把頭靠過去作出安慰他的樣子。凱微笑,輕撫那滑順的毛,「有你在旁邊看著,使我增加了不少信心。謝謝你……」
 
凱親了親牠的額,再度在湖中央起舞。
 
 
。☆。★。☆。★。☆。
 
 
「幹嘛要來這種地方?若這兒真的有珍奇的動物,一早已被別人發現啦。」
「相信我!我的直覺沒錯的啦。我的直覺一向很準,運氣也夠好!不是嗎?」
 
陰翳的樹林中,兩個穿著一身獵人裝束的人小聲的對話,他們手上拿著著弓箭、長輪槍之類的武器,一看就知是為捕捉獵物而來的狩獵者。
 
「可以了……波里斯。我知道你的直覺和運氣不能少看……」其中一名身型比較健碩的嘆了口氣:「如果這次我們空手而回的話,你要負全數責任啊。」
 
波里斯狡黠的笑了笑,「放心吧,謝魯基,只要一會就能有收穫了……」
 
他話未說完,卻發現拗黑的樹林前方現出了一點光。悄悄的走近去,發現那是一個湖,湖邊立著兩個影子。在月光照射下雖然朦朧,但仍能看到其中一個是人,另一個是……
 
狼!
 
而且毛色亮白充滿光澤,是珍貴的品種。
 
「運氣果然很不錯呢。」謝魯基有點愕然。「可是牠身邊有人……不知道是牠的主人還是甚麼?不如和他談判,賣給我們好了。」
 
「笨蛋!那麼值錢,他又怎麼會肯賣,一會打草驚蛇讓他們跑了更糟。」波里斯敲他的頭一下,壓底聲線說:「我們就攻其不備,把那珍貴的東西搶來吧。你聽著,我們一會這樣……」
 
黑暗中二人的耳語,掩藏在夜的寂靜中。一場騷動快將來臨了……
 

. .

望望牆上的時鐘,指針剛好游走到十二的位置,發出「噹噹」的報時訊號。而時針,也停留了在十一的位置。
 
李皺皺眉,與他平時從容的樣子不大相同。
時間已經很不早了,可是凱還未回來。
放在桌上的飯菜都冷了。之前凱都會在晚飯前回來,但這次是怎麼了?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每一下時鐘的聲音都敲進李的心房,叫他愈發擔憂。
終於,按捺不住,一個站了起來,披上大衣就出門。
 
他決定要去找凱。
 

. .

「嗚……」躲在草叢大樹下的暗角處,凱吃力地摀著自己劃傷了的小腿。傷口不很深,只是被擦傷,但那是抹上了麻醉藥的特製彈藥。凱漸漸感到四肢放軟下來了,要移動有點艱難……
 
剛才突然被獵人突襲,雖然已經及時作出反應逃開了,但還是免不了受傷了。牠們的目標是狼,現在雖然躲了起來,仍能感到他們在搜索自己的氣息。
 
狼看著凱,凱從牠的目光感到牠在擔心自己。「別擔心,我去找人來幫忙……你好好地躲起來吧。」
 
凱努力撐起身子,但麻醉藥的藥力似乎已經擴散了,連站也站不穩。這時,又聽到腳步聲和草叢磨擦的聲音漸近,獵人要找到來了!
 
狼低嗚了一下,充滿靈氣的雙眼一眨,就奔離了凱的身邊。
凱明白了,牠是想引開那兩人。
 
「不,危險啊!」凱奮力地想要追過去,但才走幾步已花好像光全身力氣了。
 
耳畔的腳步聲愈來愈近,心想這次麻煩了,卻竟聽見熟悉的呼喚:「凱!你在哪……」
雙腿一軟,整個人向前倒下。
 
可是他並沒有如預料的裁到冰冷的地面,而倒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裏。抬頭一望,看見一雙憂心的金色眼光……是他,是那張叫凱一碰到就不知如何是好的臉。
 
「你沒事吧?」李扶著凱,「你受了傷……」
 
凱靠在他身上,沒想到他的體溫能令人這麼安心。
但下一秒,凱隨即回復理性。原來剛才的腳步聲原來是屬於李的,那麼獵人們在哪裏?
 
「我要去找牠……帶我去找牠!」凱抓著李的手臂,眼神是堅定的。
 
 
狼跑到較為空曠的地方,牠四處望望,附近似乎沒有其他人。
 
突然,一聲槍聲響起,一星火花在腳邊閃過,是他們!掃視四周,樹林一片黑暗,是他們躲在陰暗角落狙擊著牠。思路還未反應過來,又一下的槍聲……這次想也沒想,立即拔腿逃開。子彈磨擦地面的小火花和緊張的槍聲有頻率的跟在身後。
 
跑了一會,一柱亮光在眼前閃現,發現自己又來到湖邊了。
抬頭仰望,一層不薄的雲霞在夜幕中浮游,只隱約透出珍珠般的月光的影子,看不清是彎、是圓。
 
「白狼,你在哪?」不遠處傳來一聲呼喚,狼認得,是牠最親密的人的聲音。
 
黑暗中現出了熟悉的身影──藍髮。紅瞳。白衣衫。
身旁還跟著另一個長髮,眉目清秀的少年。
二人也走到湖邊,依仗若有若無的月光向前探索。
 
可是毫無防備的又一下槍聲,這次卻誤中結了冰的湖面畔。
一道小裂痕漸漸向兩邊伸延,繼而伸展出支線,還碰到藍髮少年二人的腳邊了。
 
「凱,危險!」李立即把凱推開,自己卻不小心滑倒。凱想要捉住李,卻因藥力而使不出氣力。湖面分裂成數片,凱無力地看著李和冰塊掉到深不見底的冷冰冰的湖水內,濺起閃亮的水花。
 
李抓著湖中浮起的冰塊,凱走上前伸出手想要把抓李抓回岸邊,但冰塊卻故意和凱作對似的,背道而馳地飄浮向湖中央。
 
「不要過來,凱……」李的聲音在抖顫。再這樣下去他會結冰的……凱用盡全身的氣力,拈著最近岸的一冰塊。他想藉這樣到達李那方。
 
狼發了狂的奔向凱那方。又一下槍聲,一陣血花飛濺,這次子彈深深陷入了牠的腹部。血像小河沿著牠的身體流下,但牠仍然向前奔,好像感覺不到痛楚似的。
 
在這時候,凱再使不出任何力量,身子噗咚地落入了深沉的冰池。
 
月光撥開雲霧,露出了珍珠似的圓潤銀光……
今晚是個月圓之夜呵。
 
 
在無盡的黑暗中,凱感到自己的身體不斷地向黑暗的深淵墮落。
體溫一點一滴的流失,冰凍刺著皮膚的痛楚漸漸減弱了……是過度的冰冷使神經線麻木了吧。
 
但他腦內浮現的念頭,並不是希望有人來救自已,而是李。他現在還是無助的浮在湖中嗎?
自己沒能幫助他。
 
誰來……伸出援手……
 
突然,一陣溫暖的光刺入眼簾,包圍著自己的身子,冰冷的感覺漸漸驅散開來。
 
「聽得到我的聲音嗎?凱……」
一把性感低沉的聲音。
 
是誰?
 
凱慢慢張開眼睛,他不太相信眼前的景像。
 
自己正身處無邊的白光中,而一名溫善的紅髮男子就在他眼前,凱還被他抱住了。俊俏而帶點冷傲的容顏倒叫凱有幾分妒忌,但最叫人不能忽視的還是那雙有如藍寶石的眼睛。似曾相識的……在哪兒見過?
 
剎那間,狼那雙美麗的眼睛,和眼前的男子重疊了。
 
「你是……」
 
「沒想到今晚竟是月圓之夜……我終於可以以這樣的姿態在你面前出現了。」他淺淺一笑,笑起上來冷酷的臉竟是這麼和暖,而且迷人。
 
「你是狼……」凱呆望著他,「原來傳說是真的……真是不可思議。我是在作夢嗎?」
 
「不是夢。我的祖先的確是人狼。可是那個故事,只不過是人們略聽過我祖先的傳聞而虛構的吧。」他的聲線聽起來真的很有味道。「但如今,我真的遇上了,遇上了你……」
 
他臉上突然閃過一絲痛楚的表情,一股溫熱的暖流傳到凱的手中……底頭一看,驚覺那是從他身體湧出的血。「你受了傷!」
 
「不要緊的,這只是小傷。」但看他強忍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小傷。
凱看著他,慢慢地愧疚的垂下頭。「對不起,是我……害了你。」
 
「不,這是我自願的。自從第一次見到你在跳舞的時候,我已經被你吸引住了。一直以來我孤獨地生活,是你令我嘗試到被重視的感覺和……甚麼叫做──愛。」他輕吻上凱的額,「我愛你。」
 
凱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
 
「我會把你救回去的……還有那個男孩。你喜歡他,對吧?」
「甚麼?我喜歡他……?」凱有點不可置信。
 
「也許你還未察覺到,但我知道你喜歡他。你每次也會和我談到他,而且在提起他的時候,你的語氣有微妙的不同。」
 
「我……」
 
「我知道這是你喜歡他的表現,因為我喜歡你。」他直直的望著凱,「你剛才看見他有危險,你也不是不理自己的安全去拯救他嗎?」
 
所有和李有關的片段湧上心頭。或許他說得對吧?
一直以來纏繞著他的那種特別感覺……就是「喜歡」的感覺。
 
「你要好好珍惜啊……能夠找到一個讓你奮不顧身的人並不容易,這也是一種幸福。」他微笑,笑得很溫柔。「最後,我想你記著我的名字。」
 
他附在凱的耳邊,輕聲地說了一句:「我叫尤里.依法諾夫。」
「尤里……」凱小聲地重覆著,承諾:「我會……我一定會好好記著的。」
 
「謝謝你,凱……」
 
一道強光閃現眼前,刺得凱睜不開眼睛來。當凱再度睜開雙眼時,發覺自己已身在沒有碎裂的冰塊上,身旁還躺著混身冰冷的李。凱試探式的叫喚:「李……」
 
過了一會,李的雙眼才緩緩張開。他看到凱,伸手輕撫冷濕了的藍髮,「不用怕,我在這裏……凱。」
凱用力的握著他的手,生怕他逃開了似的。
 
「有些話本來我想公演後才說的,可是經過剛才,我真的好怕就這樣失去你……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了。」李挽力地坐起來,把頭靠在凱的肩膀,「我喜歡你。那首歌是我為你而寫的,代表了……我的心情……」
 
抑壓住的情感再也控制不住,凱緊緊的抱住了他。
原來……好怕失去你……
 
二人就這樣靜靜地抱著,直到,互相的體溫再次暖和起來……
 
 
.☆.☆.
 
 
幾天後的公演非常成功。凱的表現在國際間獲得一致好評,甚至要求加場。這總算給凱日後的發展打了一支強心針。看過這場表演的觀眾都說,凱的舞蹈非常感動人心,真的演繹出了那種感覺。
 
因為凱明白了……為了心愛的人而在所不惜,甘願無私奉獻的心情。無論是他、是李、還是尤里……
即使對像不一樣,這樣的心情是共同擁有的。
 
之後凱有再到湖邊尋找尤里,可是怎麼樣也找不著他的蹤跡,獵人也不知所縱了。裂開了的湖面再度凝結,一切就像從沒發生過似的,是那樣不著痕跡。
 
凱深信那不是夢。如果是夢的話,那他和李是怎麼獲救的?
 
「李……。」站在窗前望著從天上緩緩飄落的雪花,凱輕喚。「你相信那個傳說嗎?」
「為甚麼突然這麼問?」李走到凱的身旁,「──你好像有心事的樣子喔。」
 
「嗯。」凱輕聲應著他,轉過頭來問:「如果我說那天是狼救了我們,你相信嗎?」
認真的眼神。這樣的凱也好可愛。
 
走上前,從後把凱擁入懷內。「只要你肯說……我也願意相信。」
兩張臉慢慢貼近,一會,柔軟的唇輕輕碰上了。
把對方擁抱入懷,想珍惜對方的心情互相的傳遞。
 
這個冬天,很溫暖。
 
 
=☆=☆=
 
 
流傳在月夜那故事
將星光深處亦照亮
如神話活在這世上
爲你將不朽的愛輕輕唱……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mak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