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除了上學第一天的勁爆宣言外,丹尼爾.阿格給人的印象總是有點不羈,有點離經叛道。

他不愛與別人打交道,休息時間不是逕自坐在座位上托腮望著天空,就是匆匆忙忙跑出課室,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有人說曾見過他在天台向著牆壁拋石子,有人說看見他在學校旁的河堤靜坐,有人說看到他在後樓梯的地板上用粉筆畫出古怪圖案……他似乎無處不在,又無處可尋。
上運動課前,他可以毫不避諱地在窗戶大開的情況下,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脫下來更換,除了內褲以外混身一絲不掛,盡露他背上圖案特異的刺青,嚇得班上的女孩子們紛紛驚叫走避。
然而在體育的課堂上,他的表現是異常的出眾,足球、籃球、網球、羽毛球、田徑……無一不精,各大學部迅速鎖定了他為目標。但他對所有人苦口婆心的遊說根本無動於衷,連半隻字的回應也沒有。

「真可惜,如果他肯加入我們足球部就好了。」快要陷入沉思狀態的我,因為卡拉格這句話而抬起頭來。
「卡拉,他加入學部的可能性,恐怕比在百慕達三角生還的機率還要低。」旁邊的海皮亞接口了。「他從初中時代起已經是這副德性,大家都拿他沒輒。」

「你怎麼知道的?」我忍不住問。

「我有朋友以前與他唸同一所中學的,從他那邊聽過不少。他可是那一區的風頭人物呢。」海皮亞望向我,「其實他蠻受歡迎的,可能是因為夠嗆吧,當然不喜歡他的人也很多。聽說,他交往過不下數十次,對象甚至有男的……」

「慢著,他這種人也會和別人交往嗎?」卡拉驚訝地插嘴。
「我還未說完嘛!那些和他交往的人,沒多久就被甩的了。」海皮亞把雙手攤開,「最高記錄是,告白後一分鐘立刻被甩。」

我和卡拉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為海皮亞口中所述的事實下評語。我瞥向窗外,看見丹尼爾.阿格蹲在樹下疊著石子,可能他在研究如何鑽石取火,又或許在堆砌甚麼石塊陣……誰說得上呢。我當時沒想像太多,我只寄望身後這個座位的同學,不要為我帶來任何麻煩才好。



足球部的練習完結後,我才在背包裏發現某本筆記消失了,準是遺漏了在課室裏。那時已是黃昏,橘色的霞光滲滿空氣中。就在我踏入課室的瞬間,我看到一個身影沐浴在這一片閃亮的橘色中,在座位上一動不動。

由於沒有預計到會看見這樣的景像,我在進入課室前遲疑了幾步。我放輕腳步走進去,怕會破壞這幅寧靜的景致,儘管我其實沒有這樣做的必要。不知道是甚麼原因,我選擇了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目光順理成章地落在我後座的同學身上。

他還是一貫的托著腮,臉向窗外,一副倔強、不服輸的表情。我留意到他的桌上有用利器刮花的痕跡,湊成一組組我看不懂的特異圖案,那在他轉學來之前明顯是不存在的。

對於我的存在,他連眉頭也不皺一下,被無視的感覺令我有些不甘心。於是我嘗試打破沉默,「你……」
「閉嘴!別礙著我思考。」

連第一個字的音也沒發完,已被毫不留情地被他打斷了。由此至終,他都沒有望向我。
沉默再度維持了好一會,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外頭是一片被夕陽染得金光燦爛的天空。五彩的霞光在他的眼中流動,我忽然猜想要是他笑起來的樣子會是怎樣。

本著不怕死的心態,我再次開口說話。「你不會是期待外面會有 UFO 飛過吧?」
此話一出,我也驚訝自己啥時變得這麼有幽默感了。好吧,我已經有被他白目甚至趕走的打算了。怎料,出乎我的想像以外,他緩緩轉過頭來,臉上多了幾分詫異。「你怎麼知道的?」

看著他的眼神,從冷漠變為多添了幾分熱切,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叫我霎時間呆了。似乎我不應該這樣做,不該向他搭訕的……只是說出口的話就如潑出去的水,無法回頭。
「隨便猜猜的,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唯有這麼回答。

就在我準備站起來之際,他的聲音再次響起,挽留了想要離去的我。「外星人、未來人、異能人、通靈者……是一定存在的吧,不然這世上怎會有那麼多不解之謎!」
他的結尾不是問號而是感嘆號,非常的肯定與自信。

「可能吧,我沒見過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無法為沒遇見過的東西下評論。」這倒是我的真心話。
「哼,」他咬一咬下唇,我覺得他這個動作有點孩子氣。「總有一天,我會把他們揪出來,要你們這些凡夫俗子心服口服!」

無故就被標籤為凡夫俗子,雖然我不介意,但他也有點太偏頗了吧。只是既然打開了話匣子,那我亦不客氣順道打聽一下:「因為大部分人都是凡夫俗子,所以你不喜歡和他們交往?」

「不,是因為他們一點都沒趣!悶死了!」說這話時,還附送一個看見過街老鼠般厭惡的表情。「約會活動不外乎吃飯、看劇、逛街……一點創意也沒有!」

也許,在他心目中,理想情人是一個能夠陪他去青木原樹海召喚殉情的鬼魂、到新墨西哥州的羅茲威爾尋找外星遺跡、或闖入異空間展開勇者大冒險的人吧。

「為甚麼,你這麼渴望尋找『特別』的事?」
聞言,他認真地望向我,眼神強烈得像箭,我有點不自在地挪動了身體。
「你不覺得這個世界太沒趣、太乏味了嗎?你從來沒有想過要幹點甚麼、去改變甚麼嗎?」
我認真地想了一會……然後搖搖頭。

「難道你沒有夢想嗎?」
我又想了一下,回望他那剛烈的眼神,淡淡地又搖了搖頭:「我沒有甚麼夢想。」
他似乎有點訝異,眉心稍悄捏了起來。我有點奇怪,我說錯了甚麼話嗎,值得他如此驚訝?

「嗯,的確,我認同你所說的,生活是非常沉悶和死板,可是改變嘛……」我補充道:「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安安定定,沒甚麼不好。」
「沉悶和死板不就是不好嗎?」他逼不及待地反駁。

「不能這麼說吧……」我頓了頓,給自己一點時間去搜索合適的詞彙。「沒有很好,但也沒甚麼不好,是這樣吧。」
「嘖,沒大志的傢伙!」

他拋給我一個不屑的眼神,便回復到望向窗外的姿勢,好像他的夢想就在他視線最遙遠的那一點以外。我也沒再多作聲,提起背包與那本遺漏了的筆記本,重新回到我自己的軌道上。



第二天,當我在沉悶的課堂上進入夢鄉的前一秒,突然一道力量猛地把我向後拉,我的頭重重地砸到後面的桌子邊緣。那痛真不是開玩笑,我的眼淚都差點給擠出來了。

「你幹甚麼啦!」我禁不住有點生氣地喊。
「我找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點子!」映入眼簾的,是丹尼爾.阿格倒轉了但興奮莫名的臉。「史提夫.芬南,你一會陪我到天台去吧!就這麼說!」

一瞬間,我呆掉了。所有同學的目光都集中在我們身上,老師原本已不好的臉色此刻更陰沉了……我立刻反抓住他的手臂強制他坐好,然後裝作若無其事、心平氣和地繼續上課。

一股不祥的預感在我心裏翻來覆去,早知我不該和他聊天的!我只好盤算著一會該如何第一時間逃離現場,不讓他有棣著我的機會……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