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參與安菲爾德版上的「春之征文活動」而挖的坑。
首先到這裏→ http://www.sibasin.why3s.net/component_check.php
為你要寫的 CP 人物做成分測試,用測出來的那段小情節來寫文。

好吧,我無良了,暫時來說這不算惡搞,可是有心眼兒的同好們都知道我在玩甚麽吧……一來純粹個人惡趣味,二來我是借用某些情節去表達我想寫的東西 = = 別 PIA 我……(跪)
不排除晚點的情節可能有惡搞,又或許……我會以很正經的語調去惡搞……引用情節在後面一定會用到,放心。
先等我完成下星期的測驗吧(升天)

引用情節

愛情,多可笑的詞。
STEVE FINNAN ,你該不會真的相信世上有所謂的真愛這種東西吧?

巧克力:10元
製模:299元
冰箱電費:232元
包裝:1680元
爆炸的廚房:30萬元
DANIEL AGGER滿懷愛心作出來的情人節巧克力:無價


===============================================================


Prelude.



晨光穿透湛藍的晴空,細碎地灑到瓦邊的樹葉上,街道響起自行車的叮鈴聲,又是和諧而平凡的一天。
又。一個「又」字,當中包含了多少意義啊。


我照常的起床、梳洗、換衣服、吃早點,在玄關穿上鞋子,然後踏上回校的征途,像一直以來的每一個早晨一樣。

陽光經過樹葉的過濾,撒到行人道上,地上微微搖曳的班駁影子很鮮明,與虛幻的陽光形成極大反差。我的影子與我一同緩緩移動,走在一條我熟悉但不理解的道路上。

我熟悉這條道路,知道旁邊每一棵大樹的枝葉如何伸展,知道它每一節欄柵的釘子在哪一個位置,知道欄柵後的每一座樓房有多少個窗戶,知道甚麼時候會有一位散步的老伯拉著小狗經過……

可是我不理解,不理解我為何要踏上這條路。

路的盡頭有一棟白色的建築物,一些穿著與我身上同樣服飾的人,從四方八面湧向它像是朝拜。那是我的目的地。

四四方方的校舍,立在那兒規規矩矩,實在不甚有創意,真浪費了背後變化萬千的藍天白雲。不僅外表,內裏的格局也千篇一律,一個個四四方方的房間,四四方方的儲物櫃,四四方方的桌子……啊,差點漏掉了,窗戶,也是方形的。

每天的課堂,就在這麼死板的空間內進行,老師講課的聲線毫無感情起伏,黑板上的字抹了又寫、寫了又抹,十多本一吋厚的教科書,一堆堆參考用的資料功課、考試……同學們最期待的一刻,就是下課鐘聲響起的一剎那。

上課、下課、上課、下課;測驗、考試、暑假;再上課、再下課、再測驗、再考試、再放假……周而復始,每天就過著起床上學吃飯睡覺然後又起床的日子。生活是一個既定的程式,我們都只是構成社會的一顆機械組件,根據世界的定律而運作。

到底,這樣的人生有甚麼意義?我不明白生活究竟是甚麼,難道就是為了經歷無數個刻板的循環?我更不明白生命的意義,難道就只是為了長大、上學、畢業、找份好工、退休,然後等待死亡?

看著窗外的葉落到泥土上,才發現又一分鐘過去了。又一分鐘。分針在轉二十四圈後會再次回到這一分鐘,時間是種不斷溜走又不斷輪迴的東西。可幸的是,我並不寂寞,至少身邊的同學都過著與我同樣的生活。

老師終於步進課室,預示著一天沉悶的課堂正式展開。不過今天他的開場白有些不一樣,不是老生常談的勉勵話,而是:「今天有一位轉校生來了,請進來吧──」

一名高大的男生走進來,一頭清爽的短髮,沒扣上喉頭的白襯衣,有點淺色的校褲,腰間的皮帶歪得很有風格。露在衣物外的兩條手臂,均有暗調的彩色刺青。嗯,如果他不是崩著五官,我想他的臉應該挺好看的。

就在我剛好簡單地打量完他後,他張開撇著的嘴唇說話了。「我是丹尼爾.阿格,但我對普通人沒興趣!如果你是外星人、未來人、異能人、通靈者……才來找我吧!以上。」

他的話迴盪在空氣中,整個班房立時變得鴉雀無聲,老師也露出了有點難以置信的表情。天啊,這算哪門子的自我介紹?

「呃……阿格同學,你就坐芬南同學後面那個位子吧,那邊。」老師清清嗓子說道,順手向我這邊指了過來。這位新來的同學仍是呶著嘴,一副看全世界人不爽的表情,向我身後的位子走去。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視線不追隨著他,直到他完成整個坐下的動作。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注意到我在看他,因為他托著腮別過臉去了,目光一直伸延到遙遠的窗外。事實上除了我,班上還有多對眼睛掛在他身上,我想他大概不是沒有自覺,而是不屑去理會吧。

丹尼爾.阿格,一個我行我素的轉學生,似乎從他坐在我身後的一剎開始,就預示了我的校園生活將會發生某些變化,雖然我在當時還沒察覺到。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mak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