蜃樓



無邊無際的,發著刺眼金光的荒涼沙漠。
饑渴交迫的旅人啊,在期待著那美麗而虛幻的綠洲出現在眼前。
迷糊中,真實而迷幻的綠洲彷彿真的出現在前方。
乾澀痛苦的感覺漸漸淡化了。
希望,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即使它是那樣的虛假,那樣的遙不可及……
總算是燃續內心那一點僅有的動力的泉源。
  
幸福,在我來說也是這樣吧?
 
 
. .
 
當擠身地鐵中 可去到 天國遠足
當喧嘩夜店中 可看出 我想發夢…

 
 
=*=*=
 
 
高聳入雲的大廈,喧鬧不息的交通,車水馬龍的人群。
白茫茫的日光照射到寫字樓的玻璃上,覆蓋在披星戴月往來的人群身上,灑到柏油路面上。繁忙城市的一切,無不閃著令人目眩的鱗光。
熾烈得過份的光線,好像把空氣中的一切都扭曲了,它們在太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很不實在。
伸手輕輕撫握垂在胸前的銀墮子,只有這一點冰涼的觸感,是這城市唯一真切的感受。
把沉甸甸發痛的頭擱在牆上,閉上雙眼,再度回憶起那甜蜜的夢境。
 
 
被熾熱的體溫包圍著,柔軟的唇的觸感滑過每一寸肌膚,感受著被他的愛纏繞的浪漫氣息。
好一會,緊貼在一起的身子才不捨地分開。
與俯視著自己的金色眸子對望著,眼裏盛滿水樣柔情。
「凱,這個……送給你。」
對方說,掏出了一條銀白的項鍊,銀色的心形墮子在眼前晃呀晃。再仔細看,上面雕刻著一行優美的字體:「 Rei to Kai, LOVE 」。
「這是我特別訂造的,也許對你來說並不算甚麼,但我存了好久的錢才買到的。」他說,呼出的氣息和感性低沉的聲線,足以令凱完全迷失自己。「你戴著它,代表我的心都在你身上……」
無聲地,默許他替自己戴上。
兩唇再度狂熱地貼合起來,燃燒著的軀體緊密地互相糾纏在一起……
 
這樣的感覺,回憶起來是那麼真實。
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樓,回憶明明就是那麼飄渺虛幻的東西。
這美夢卻比這世界的任何事物更真實。
 
 
. .
 
城內卻熱到 幻想都乾燥
而我順著思念迷路
想得到半滴美好 這渴望大到
兩眼合實或看到

 
=*=*=
 
 
「凱!你是我們火渡家的繼承人,我不批准你和他一起。」
 
從小到大,就在你的控制下成長,只為達成你的野心去辦事。
生存到底是為了甚麼?就是為了滿足你欲望而存在的一隻棋子嗎?
一直一直,如同生活在枯燥乾涸的荒漠中,沒有一點點感情的滋潤。
無垠的黃沙,像無限伸延的絕望。
令人筋疲力竭。

直至遇上他,是他教我認識甚麼是自由,是他令我幼時早已冷卻了的感情重燃起來。
他是我沙漠中的一點綠洲……
想永遠留在這裏,留在他的懷裏,再也不要重新踏上那片灼得人雙腳發痛的沙地。
在一個炎熱的午後,凱和他最愛的人,離開了家庭獨自生活。
只有這片綠洲,不想放手。

選擇和自己的最愛在一起,只有這點不容許任何人干涉和破壞。
這是自己的幸福。
但沉淪得愈深,夢醒時的傷害也愈深……

明白這點,依然甘願沉淪。
即使,──萬劫不復。
 
 
. .
 
沉迷一睡不醒的白晝
寧願戀愛散失後 至少可內疚
無論是化身 是化灰
總算是華麗理由 能懷念到永久

 
 
=*=*=
 
 
不記得是誰說過,美麗的東西總是易碎的。像玻璃一樣。
這句話真是名言。
 
這天,陽光很燦爛,大地上所有東西都披上了一層金光。
太耀眼,太迷濛,看上去像童話故事般不實在。
走在紙醉金迷、五光十色的繁忙街道上,有暈眩的感覺。
要不是有身旁溫暖的手牽著支撐著,早就倒下了吧。
人流不時交錯地在身邊碰撞而過,心裏突然浮起一絲不安的感覺──
害怕緊握著的幸福隨時被人潮沖走。
抓住十指緊扣的實在感覺,自己是多麼的需要你。
 
在不真實的都市即景中,對面街角一個載著黑跟鏡的黑色身影突然映入眼簾。
他躲得算隱密,但不知為何凱還是察覺到了。
他的存在,就像彩色世界中唯一的黑白存在體,鮮明得叫凱不能忽視。
清楚的看到他朝自己這邊,從黑色的大衣中取出了一柄黑色的手槍。
凱感到又一陣暈眩。
 
「李,小心……」
轉過頭作出反應的時候,清楚感覺到子彈的火花擦過他身旁。
真實的感覺。
下一秒,眼前的人已經倒下。
刺得人雙眼發痛的鮮紅,漸漸形成一泊小池。
四周的人驚恐而散。
那黑色的身影早已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女人的尖叫聲,路人的奔跑聲,像質素差劣的效果音,毫無真實感。
只有眼前不再郁動的軀體,那餘溫和腥艷的紅是實在的。
 
 
. .
 
美麗在驟眼間會沒有
到底都得過鏡花的享受
我相信蜃樓 相信荒謬
從來憧憬的都不永久 總好過沒有

 
 
=*=*=
 
 
幸福,宛如小綠洲鑲在水晶裏的藝術裝飾品,美麗而脆弱。
輕輕一擊就破碎了。
只剩無數的殘骸碎塊,如何堆砌也回復不了一星半點。
 
醫院四面的牆都是白色的,暗兮慘悴的白。
早已模糊的視線,看到上下四方完全的白,感覺像是處身於迷離的第四度空間。
躺在白色床舖上,蓋著白布的人兒,是他最不想面對的事實。
伸出顫抖的手,輕碰那已經不會再動的軀體……
冰一樣冷的感覺教他觸電似的,立即把手收回。
用手扶著床欄,暈眩的感覺叫他窒息。
發了瘋似的,不顧一切奔出醫院外,途中好像撞到了幾個途人……但他不要理了。
外面的陽光也很刺眼,使他眼睛發痛。
 
 
. .
 
當掌心是你的 都會想 想去接觸
當呼吸是暖的 可種出 我的翠綠

 
 
=*=*=
 
 
朦朧中,看見面前出現了兩個穿黑色衣衫的人,他們身旁停泊著一架黑色跑車。其中一個開口:「凱少爺,老爺派我們來接你回去……」
陰謀,全是那個家的陰謀。他們是毀掉自己幸福的兇手。
使盡全身的氣力推開他們,瘋狂的向前跑,不停地跑……他要逃開他們的魔掌。
為甚麼,為甚麼要燒掉他的綠洲?
直至跑到心臟負荷不了,才慢慢停下來,抓著發痛的心臟,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自己想擁有的一切原來真的只是海市蜃樓。
一下子,又再跌墮到無邊無極的沙海。
 
經淚水過濾了的眼睛,看見眼前城市的一切……
高聳入雲的大廈,喧鬧不息的交通,車水馬龍的人群。
白茫茫的日光照射到寫字樓的玻璃上,覆蓋在披星戴月往來的人群身上,灑到柏油路面上。繁忙城市的一切,無不閃著令人目眩的鱗光。
熾烈得過份的光線,好像把空氣中的一切都扭曲了,它們在太陽光的照耀下顯得很不實在。
伸手輕輕撫握垂在胸前的銀墮子,只有這一點冰涼的觸感,是這城市唯一真切的感受。
沉甸甸的頭,和不斷下沉的心。一樣的痛。
幾許是真,幾許是假,已經無法分清了。
 
 
. .
 
城內歲月老 幻想都乾燥
而我順著思念迷路
想得到半滴美好 這渴望大到
世界末日未碰到
 
 
=*=*=

 
 
城市在努力工幹著,沒有人理會他這在荒漠上迷途了的,無助的旅人。
行人是這樣,汽車是這樣。
馬路上,亂箭般縱橫穿梭的汽車叫他眼花撩亂。
萬箭穿心的痛。
身後又傳來那兩個黑色身影追趕的聲音。
不甘心就這樣認輸。
失去了綠洲,也不代表就此甘心屈服在你們編排的劇本下。
 
欣然一笑,笑得很燦爛。
決定由自己去選擇,屬於自己的東西。
昂步踏向車來車往的公路。
下一刻,身體感到快要被撕裂似的痛楚。
背上溫熱的感覺,意味著自己已泡在血泊中了吧。
意識逐漸流失……
 
 
. .
 
思緒再度回歸時,自己正處身一片混沌的白光中。正當他疑惑之際,身後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凱……」
淚水湧上眼眶,他知道那是誰。轉過頭,微微一笑。
「李……。」深深地埋到對方的懷裏,再次呼吸那令人感到安心的氣息。「能夠見到你,是不是表示我已經死了?」
「為甚麼要這樣傻?」輕輕的回抱,心痛的眼神,望著凱。「你總是這麼任性。」
「如果不任性就可得到自己想要的,我也不會這樣。」像小孩子彆扭的語氣,「只有現在這樣我才能再見到你。只有你能令我幸福。」
還是他的懷抱最溫暖。好真實的感覺。
「李……告訴我,這不是夢吧?」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也許不是。」李輕嘆,「就算是夢也好,至少你現在這一刻正抱著我啊。」
是的。就算這真的是夢。
就算下一秒,這夢會立即消失。
一刻未完結,它也是眼前的真實。
即使下一秒就夢醒。
也容許我這一秒任性地抱緊你,擁抱自己的愛多一秒吧……
自己選擇的真實。
 
 
=※=※=※=
 
 
沉迷一睡不醒的白晝
寧願一切散失後 至少可內疚
然後是嘆息 是記憶
總算在華麗裡浮 能沉睡到永久
 
美麗在驟眼間會沒有
變出一千扎鏡花的今後
我相信蜃樓 相信荒謬
從來憧憬的都不永久 總好過沒有
……
 
 
=※=※=※=
 
 
「對不起……火渡先生。我們已經盡力了。你的孫兒還是救不活。」
 
「病人證實不治。死亡時間是……」
 
 
 
(完)
 

 
後記 by 廢柴而心有所感的澄:
 
無心機溫書掰出來的怪文=__=好像是第一次把凱和李寫的這麼灰暗耶~
被容祖兒的"蜃樓"萌到了……歌詞好棒!!(心心心)因而得到靈感,一天之內 K.O. 了這篇文……我效率何時變得這麼好了……是因為我本身愛殘忍嗎 OTL
我會不會太狠了點呢……我是想帶出那種 OO 和 XX 的感覺啦(謎)
幸好總算是大團圓結局(!!)~至少他們得到幸福了~就某澄的視點而言(即被眾K)
稍微換了一種手法去寫……不知大家看得明白嗎…… bb
 
人生就是這樣的了……事總不從人願,很多東西到頭來不過是南柯一夢。
沒有甚麼東西能永遠擁有。
人生看得幾清明?也許──廬山煙雨浙江潮。
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P.S. 1 月頭的考試我全沒溫過 Orz 我的 A-LEVEL 地獄啊啊……(滅 × N )
 
31/12/0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mak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