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此文獻給果、與論壇的各位 JMs :
 
這配對並不是我的王道,不過,為了感謝果為了我 SS 那篇文的問題費心了,所以就寫了這個配對了~
我害怕抓不好感覺……嗯,效果總是怪怪的 |||OTZ 別 PIA 我…我這就撞牆去(撞 ing )
文中融入了一些個人感受……偷偷說,本來是想寫虐的,但這年頭虐文太多了,我還是來不虐的中和一下吧 =  =|||
也把這文送給 AS 所有的 JMs 、有看我網誌的網友們,謝謝你們!也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希望大家會喜歡~
 
===============================================
  
50 Days
 
 
 
從 12 月 27 日到 2 月 14 日,剛好是五十天。
五十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中間能夠發生的事也很多很多。
 
 
故事要從 12 月 27 日開始說起。那天, Steven Gerrard 在他家的信箱裏,發現了第一支玫瑰。
「哈哈,小子,過了聖誕節就交上桃花運了啦?」
 
身後的人好事地探過頭來,與他一起端詳那支玫瑰花。 Steven 把那顆幾乎貼到自己肩上的頭顱推開,且不吝嗇地附送一個白眼:「你少管啦!還有,你這算甚麼眼神啊,看得我好不舒服……」
 
對方仍是壞壞的笑著,語氣也帶著調侃的味道。「我是在為你高興啊,恭喜你,過了二十六年單身生活,春天終於降臨了!這是值得慶祝的喜事啊!」
「 Jamie ,我怎麼覺得你不是真心為我高興呢……」 Steven 黑線了一下,目光才回到手中那朵闇紅的花。
 
花朵沒有一絲包裝修飾,信箱裏也找不到任何卡片之類的東西,只是零零丁丁的一朵花。 Steven 真想不通,如果真的是甚麼人送的話,這未免太奇怪了吧?
 
「我看算了吧,說不定只是鄰家小孩的惡作劇而已。」 Steven 嘆口氣,雖說他對愛情暫時不存在不必要的幻想,但還是稍稍感到了失望。
 
Jamie 一手環著 Steven 的肩,輕拍著:「不要緊,這始終是個好兆頭,說不定你很快就會找到真愛!」
Steven 向他拋了個無力又有點無奈的笑,找到真愛啊……有那麼容易就好了。
 
 
如果真愛有那麼容易被找到,上帝請您回答我,為甚麼我會當了二十多年的單身漢啊!?
明明大家都說自己不錯的,的確是不錯……換個角度去講,「不錯」也就等於「不是最好」。
 
Jamie 常常這樣說:「 Stevie 你其實滿不錯的,只是太平凡了點,你應該打扮得再漂亮一些嘛,現在是以貌取人的年代了啊。」
 
Steven 挺不屑「以貌取人」這詞語,外在美真有那麼重要嗎?臉上撲一層層厚重的粉,把眼皮畫得五顏六色,這些就叫美麼?
 
他在 Jamie 的花店裏見過很多濃妝艷抹的女人,她們對男友粗魯尊橫的態度叫人吃不消,厚厚的脂粉無法掩飾她們內心的醜陋。也有一些把臉塗得大紅大紫的貴婦人,但她們心靈空虛,花對她們來說只是物質虛榮的其中一種形態。再濃的妝容,亦彌補不了她們心靈的空洞。
每天上班看到一簇簇開得正盛的花──紅的冶艷,白的清雅,黃的秀麗,藍的華貴,真箇風情萬種。比起花朵的自然美,人的人工美算得上甚麼?
 
到了下班的時候,有些花朵已開謝。一息間的美麗,算得上甚麼呢?結局還是逃不過萎靡。
多得花店這份工作,是它養成了 Steven 樸實無華的性格。就算沒人追求,沒人問津,他也不會因此而修飾自己。他希望別人接受的,是最自然的他,並不是修飾後的他。
 
那邊廂,幾朵淡藍的鳶尾又露出了疲態,她們被插在這瓶子裏已數天了,怪不得她們。如果沒有被買下,她們的下場就是變成廢物……可憐的花兒,你說,美麗的外表能夠拯救她嗎?更何況她的美態正一點一滴地減去!
 
在這種客人少的可憐的日子,看的人多、買的人少;差不多一整個下午他都跌入思緒的漩渦中度過。直至,一記拳頭敲向他的腦瓜袋:「喂!打烊了啦!」
是他那可惡又可親的老闆 Jamie Carragher 。
 
「知道了啦!」 Steven 鼓起了他的包子臉,才開始整理的工作。他聽到身後的 Jamie 說:「 Stevie ,一會我可以到你家嗎?」
 
「又來?」 Steven 不禁轉過頭看 Jamie ,不過對方仍是背對著他收拾著,為結束一天營業作準備。「你老婆趕了你出家門嗎?怎麼最近老是來我這邊……」
 
「她帶兒子們回娘家探親去了嘛!你真的不想我陪你嗎?」 Jamie 滿不在乎地說,「我想你孤家寡人,一定悶慌了!」
「我不悶,謝謝你的好意了。」不滿地挑挑眉,這傢伙,恃著自己是 boss 就以明嘲暗諷自己為樂啊?
 
「我是在擔心你啊, Stevie 。人很易老的,你真的想當王老五啊?」搖搖頭,一副婉惜的樣子又裝真挺逼真啊。「這樣吧,不如今晚去酒吧坐坐,說不定對你有幫助……」
 
「謝謝了,可是不必了……」 Steven 打斷了 Jamie 的話,「我倒覺得單身還不錯。」
 
 
很多人常說愛情像花朵,永遠都是這般芳香四溢,璀璨美麗。
永遠?花總有凋謝的一天,生命也一樣,愛情……說不定也一樣。
 
得失其實是相對的,沒有得到,就不用害怕失去了,這樣簡單的哲學該沒有人不懂。
 
Steven 就是這樣安慰自己的了,雖然他清楚明白,自己心底裏總有一份小小的冀盼,盼望在心田裏的那朵愛之苗有開花結果的一日。即使盼不到,就當是時不與我、種頭水土不服吧,認了認了。
 
他抱著這種心態回到家,按照習慣打開門前的郵箱,檢查有沒有電費單呀、水費單呀之類的郵件。遺憾的,郵箱裏半封信件也沒有,但有一種本應不會出現在裏面的東西映入眼簾──一朵花。
這次不是玫瑰了,而是一株淡白、小巧的蝴蝶蘭。沒有卡片、沒有絲帶、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透露出把花朵放在這裏的是甚麼人。
 
Steven 實在一頭霧水,是小孩子的惡作劇?送花的人認錯地方了?還是真的有人想向他示好?
腦海裏盤旋著各種各樣的疑惑,但 Steven 還是沒有把這棵小蝴蝶蘭棄之不顧,把她帶進屋子裏。另一隻手裏,他正提著一束差點在花店裏被丟掉的藍鳶尾。
 
晚上, Steven 的窗前便多了一個玻璃花瓶,裏面插著一幾枝優雅的藍鳶尾,與一株小小的蝴蝶蘭,在月色裏散發著幽幽芬芳。
 
這天,是 12 月 28 日。
 
 
接下來的一些日子, Steven 從沒間斷地,在信箱裏發現一朵朵不同類的小花。這種狀況持續了好兩個月。
有時是橙紅的火百合,有時是嬌艷的紫羅蘭,有時則是華麗的波斯菊……當然,偶爾也會重現熱情的玫瑰。每次都是一朵花,再沒別的,看來送花人並不打算作進一步的行動。
 
他望著那些從信箱裏拿出來的花,林林總總插滿了一花瓶,雜亂但別有一番美態。每當有些花朵快要枯萎了, Steven 便將之壓在書本裏、去除水分,曬乾,製成乾花,像他每次把花店裏快要凋謝的花帶回家那樣。雖然,乾花不及花朵綻放時候那麼美艷,但勝在耐看實用,總好過美麗過後就被唾棄,一夜風流空繾綣。
 
到底是誰會有這般的閒情逸致,天天不厭其煩地送花給自己?這樣送又有甚麼意義?
是自己認識的人?抑或是毫不認識的陌生人? Steven 對這位神秘人愈來愈感到好奇。他不否認,自己是有那麼一絲絲的期待。
 
然後,在某一個假日的下午五時許,他第一次看見送花人的真面目。
 
那天天氣很涼,大地漸漸走向春季,太陽也很乖沒有躲起來,天空很高但很晴朗。 Steven 在窗前替花兒澆水的時候,看到一名騎著腳踏車的男子,停了在信箱前。
 
第一眼的感覺,像看到了陽光。男子一身輕便襯衣和牛仔褲裝束,沾滿活潑的氣息;白晢的皮膚,透著健康的光澤;還有那一頭金色的卷髮,在和暖的陽光下十分耀眼,媲美盛開的鬱金香。
男子伸手探進放在腳踏車籃子裏的白色塑膠大袋子,裏面脹鼓鼓的似乎裝滿了很多東西。男子摸出了一株花,放進信箱裏,便又騎腳踏車瀟灑遠去。
 
Steven 呆住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驚覺自己錯失了機會。神秘人的「真面目」他是見過了,可是更多更多的謎團隨之湧現:他肯定是自己社交圈子認識範圍以外的人,印象中也從沒見過他,他為甚麼要這樣做?
真的是送錯地方了嗎?一定是有甚麼搞錯了吧?
 
他沒把這事告訴 Jamie ,他怕 Jamie 嚷著要來抓這個送花人,那麼可能以後都再沒花朵收了。 Steven 才意識到,自己的潛意識裏是多麼渴望當收花人。
還是說,這個送花人對自己以花作出了甚麼暗示?不會吧??
 
Steven 一整晚沒睡,心思像打了無數個結那般亂。思前想後,思考回路運轉足九九八十一個圈後,還是得不出一個所以然。唯今之計,唯今之計,就給他點時間,看看他是否那麼有恆心耐性送花來……然後才揭開他的葫蘆看他賣甚麼藥。
 
瞥一眼牆上的月曆,指針過十二時了……時間是 1 月 13 日,凌晨。
 
 
有些假日, Steven 會剛好遇上送花人來的時間,不過他都躲在屋子裏,看著駛腳踏車的陽光卷髮男子,從塑膠袋裏摸出一株花放進信箱後,瀟灑遠去。如此而已。
 
為甚麼他沒有追上去?也許,自己正在等待? Steven 也說不出自己在等些甚麼,但他就是猶豫,就是躊躇。也許,是害怕一接近陽光,就會被他刺得睜不開眼睛來,或是被他灼傷吧。
 
他真希望自己有勇氣走上前,向他說一句:「嗨,我叫 Steven Gerrard ,請問是你每天送花給我嗎?謝謝你!」或者,做主動的不是自己,而是那個陽光男子,他會敲自己的大門,在門開了後對自己說:「你好,我是送花的,願我們能做對好朋友!」
 
沒戀愛經驗,真的對交際影響這麼大嗎,只是搭個訕也如此不濟! Steven Gerrard ,你真難看,真難看啊…… Steven 內心痛恨著。不知不覺間,關於送花人的事,已經成為他空餘時間想得最多的主題了。
 
時間的腳步不等人,到了一個月後, 2 月的第 13 天。巧合地這又是一個假日。下午五時許, Steven 執拾過家居,捧起一個黑色的垃圾袋,正要丟出門外之際,看到一輛腳踏車在門外。一個有著陽光般的金色卷髮男子騎在車上,正預備瀟灑離去……
 
「等……等一下!」 Steven 忍不住在心內這樣喊,推開門就追出去。
 
他跑到轉角位置,發現腳踏車停了在另一戶人家的門前,金髮男子就騎在腳踏車上。只見他從塑膠袋子裏摸出了一株花,沒看錯那應該是白百合吧,金髮男子把白百合放進信箱裏……
但他沒有立即離去,因為他一扭頭,目光剛好掃視到呆立在原地的 Steven ,還注意到 Steven 手上捧著的垃圾袋子,與他腳上穿著的那對土氣拖鞋。
 
「嗨。」金髮男子微笑向 Steven 道好,那微笑很有陽光的味道。 Steven 觸電似地一顫,才回過神來,生硬地擠回一個笑容:「你……你好。」他可以發誓,知道自己臉上那個笑容根本不像笑容。
 
「你是那家的主人?」金髮男子一口濃重的異國口音,聽上去陌生但流利,似乎他已經生活在英國有好一段時間。「我有時會在窗口看見你……」
 
Steven 刷地臉紅了,要是被 Jamie 看見,一定會取笑他的臉像個蒸熱了的包子。
 
咬咬唇,既然都碰面了,那就抓緊這個機會,解開一直纏繞在心中的疑問吧! Steven 吸口氣,問:「你……每天都會在這裏派花?」
「呃,是的,」他歪一歪頭,一頭卷髮也輕輕晃動,像一串金鈴鐺。
 
疑團總算解開了,金髮男子解釋說,他在他舅舅的花店裏幫忙,每天也有賣剩的花。他覺得就這樣丟掉太浪費,便在回家的路上每家每戶派一朵,剩下的自己帶回家……袋子裏裝滿的,就是花朵。
 
Steven 恍然大悟,同時有如夢初醒的感覺──那花,並不代表甚麼。虧之前還七上八下心緒不寧地猜度,人家不是光送給你的啦! Steven Gerrard ,你真可謂自作多情,自尋煩腦!幸好沒告訴 Jamie ,不然他一定拿這事笑足三日三夜!
 
別了金髮男子, Steven 回到家門前,今天的是一株黃澄澄的鬱金香。現在是冬天啊,與鬱金香的花期有點距離,但憑今時今日的科技,要培養甚麼時候的花朵委實不是難事……
望著手中的鬱金香, Steven 又聯想起金髮男子身上的陽光氣息。鬱金香與他很相襯,那片在陽光下閃著無盡生命力的鬱金香園,清風一吹,芳甜的香氣便盈滿空氣中,將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
 
揮揮頭,金髮男子是陽光、是鬱金香、還是清風,又與自己何干呢。他只不過是一個會送花的陌生人,還是別再自作多情了。倒是花朵放著不管的確很可憐,就一如以往地把她安放在花瓶裏好了……看來那男子也是愛花之人,想法也算浪漫。
 
望著滿瓶子色彩各異的花,妳喜歡當乾花嗎? Steven 小聲地問。當然,他得不到回應。
 
 
第二天, Steven 照常上班,照常下班。這天花店的生意很不錯,大概是因為情人節吧,很多貌似情侶的人來看了就會買,也有一批送貨的訂單,也有是更早之前訂的,都在今天送貨。今天的花朵包裝得特別漂亮,有些更用上了粉紅色或淡紫色的紗絨扎住,繫上絲帶,花束漂亮得彷如穿上舞裙的少女。美是美,但 Steven 總略嫌花俏了點。
 
看到一對對情侶甜甜密密的,人們笑得比花蜜還甜, Steven 總感到有一點點寂寞。尤其是當 Jamie 又向他碎碎唸,說自家老婆怎樣怎樣威逼利誘,逼他一定要在今天情人節送禮,又要燭光晚餐甚麼的…… Jamie 嘴上說為難,但還不是一一答應了。愛情總有股力量叫人不得不屈服。
 
今天比較忙,回到家已差不多八時,比平常晚一點。 Steven 在回家的路上,腦中計劃著如何渡過又一個單身的情人節,大概就與平日沒分別吧,吃個飯洗澡看點電視然後上床睡覺──當然睡前要記得澆花喔。
然而,這一串計劃,卻在他看到家門前某個身影中那一刻打斷了。
 
「今天怎麼這麼晚?」 Steven 純粹好奇的一問,金髮男子的輪廓,在黑夜中如同明燈,依然耀眼……
但今天,似乎不見他那輛好戰友──腳踏車。
 
「啊,我上次忘了說,謝謝你一直以來的花。」
「不用謝……只是順道而已。」對方聳聳肩。
「今天是甚麼花啊?我快要收集超過三十種了……」
 
Steven 邊說邊打開信箱看,可是裏面只有三兩封沒用的宣傳郵件,不見有花。 Steven 正納悶,但他一轉過頭,出乎意料地一束紅玫瑰出現在眼前,濃艷的香氣撲鼻。
 
「給我?」
金髮男子堅定地點點頭。
 
「我說過之前已經看見你好幾次,在窗前,這還未完的。我總是看見你細心地替窗前的花澆水、換瓶……那時我就想,如果能和你交朋友就好了。我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對你開口,但昨天你竟跑出來了……我就覺得這個是機會。」
 
金髮男子看著他,直直地,一雙藍眼睛裏蕩漾著熱切的真誠。 Steven 發覺他的眼睛很漂亮,那種藍很是清澈,令人聯想到鬱金香園背後那片遼闊的晴空……
Steven 再次呆不知第幾次了。直至金髮男子再說話, Steven 才重新意識到自己身在何方。
 
「我叫 Dirk Kuyt ,在花店打工的,我可以和你做個朋友嗎?」他補充,「還有,這花不是賣剩的,是新鮮的啊。」
呆望著那張陽光似的臉, Steven 的臉頰又微微泛紅了,像喝了清醇的美酒。
 
「我……我是 Steven Gerrard 。」猶豫了一下,還是報上了名字。 Steven 低頭接過面前的玫瑰,臉上一抹微紅仍未褪去:「其實……不用送這麼多花也可以,我在花店會拿很多……」
Kuyt 微笑了,這笑容很明媚,很溫暖,散發著令人安心的感覺。
 
「你吃過晚飯了嗎?」看見一張紅撲撲的包子臉搖呀搖, Kuyt 忍俊不禁,唇邊的微笑更深了,相反 Steven 的臉又紅了幾分,出乎意料地可愛啊。「一起去吃個飯,好嗎?」
 
兩秒後, Steven 才遲鈍地、重重地點了頭。
「不過……先給我數分鐘把花插好,行嗎?」
 
 
2 月 14 日, Steven 度過了第一個不是孤獨的 Valentine 。
從 12 月 27 日開始至今,剛好是五十天。但,這天並不是終結,只是起點。
 
心裏的那棵小小種子,能不能開花結果,要靠自己努力經營,如同他每天為花兒澆水那樣,需要耐性與時間。
 
屬於他們的故事,才剛翻開了第一頁……
 
 
 
-Happy Valentine!-
 
 
 
12/2/08
 

全站熱搜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