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sons of Symphony


III. Tattoo 烙



  No matter what you say about love
  I keep coming back for more
  Keep my head in the fire, sooner or later
  I get what I'm asking for



  這裡是倫敦的一個小鎮。那古樸的石板大街,夾道兩旁的黑色燈柱,擁有百年歷史的矮樓房,河道上用磚塊砌成的拱橋,還有那古老而莊嚴的鐘樓。這座充滿文化氣息的小鎮,天空總是髹上了淡淡的灰,這種灰帶著歲月的風霜與感嘆。
  宮野很喜歡這樣的天空,不似美國那樣大廈林立,高聳的建築物把天空撐得好高不可攀;現代化的玻璃窗戶反射出刺眼的陽光,充滿壓逼感。
  由於見識過美國的繃緊跋扈,因此她一踏進英倫近郊這片恬靜的土地時,便無法自拔地愛上了這裡。她幾乎一秒就決定了,從此在這塊地上扎根,一輩子不到別的地方。
  她在一家小型醫院裡找了一份看護的工作,負責兒科部門,以她的學歷條件勝任有餘。
  宮野上班的時間是傍晚至深夜,她下班回家睡醒一覺,便是懶洋洋的午後。這段時間之中,她喜愛泡一杯英式紅茶或牛奶咖啡,坐在露台上邊喝邊隨手翻閱時尚雜誌。俯視,石板街上的人如流水來又往,腳步聲自然而富節奏感。
  偶爾,若那天的陽光特別明媚,她會到附近逛逛。矮樓的上層多是民房上辦公室,底層則是一系列充滿生活氣息的店舖。她常去購買雜誌、打書釘的那家小書店,裡面的柱子、書櫃、櫃檯、門前的小招牌,都是淺啡的木製成,散發著樸實的書卷氣。書店旁邊是一所時裝店,櫥窗跟店內的衣架掛著紫色的紗簾,有點迷幻又透著高雅;店裡的衣裙都由老闆娘設計剪裁,款式獨一無二。走到時裝店的對面,有一家麵包店,鵝黃的燈光暖洋洋的,每當經過那道開放式的大門,一陣軟綿綿的香氣撲面而來。宮野對它的奶油蛋糕與法式長麵包情有獨鍾,此外,她也會到轉角處那家小型超市選購日用品。這家超市的面積不很大,但一應俱全,內部的裝修格局整齊簡潔,貨品排列得井井有條,叫顧客一目了然。
  每次宮野踏出這間小超市,懷裡總抱著一個長方型的紙袋,滿載乾糧雜貨。小鎮中心有一座小公園,年長強壯的樹木立在小道兩旁,樹蔭下有一張張略為殘舊的木長椅。宮野逛久了,便坐到長椅下休息,看孩子們互相追逐嬉戲,老年人坐在一旁優閑地翻著報紙,一對情侶在遠處依偎談心,自行車悅耳的叮叮聲在路上駛過……
  「 Shiho ,妳應該多跟大伙兒出去玩,整天一個人怪陰沉的,對精神不好啊!」醫院裡的一位漂亮女同事常對她這樣說。這位女同事個性親切,長得也漂亮可人,她還有一個漂亮的西班牙名字 Caroline 。「所有同事都看的出, Cole 醫生對妳蠻有好感啊,他人真的不錯……妳就不考慮一下嗎?」
  她沒有回應 Caroline 的說話,沒人知道她心裡的想法。或許就是這種令人摸不透的飄泊感,使男性對她更感興趣。但她很清楚這一刻的自己,不會對身邊的男人心動,她喜歡一個人的自由。
  愛情,太累人了。


  I gotta let my spirit be free
  To admit that I'm wrong
  And then change my life
  Sorry but I have to move on and leave you behind



  某兩幢樓房之間的小巷子,是宮野上班常抄的近路。為著貪方便,這條小巷的人流也挺旺的,連兩旁牆上的塗鴉也十分熱鬧:有的是圖案,有的是極富立體感的字體,有的是不明所以的抽象形狀。黑色的蝙蝠與爆炸中的直昇機在牆上飛,配戴了防毒面具的少年手持短槍指向你,納粹黨和法西斯的標誌被無限放大,懾得人喘不過氣來。
  這場景,很有美國紐約街頭的影子。若說宮野對這小鎮有何不滿之處,就是這條小巷子了,她從沒喜歡過美國,丁點也沒。
  再走幾步,便到達一家不起眼但特出的刺青小店。掛在門前的木刻招牌已有點泛黃,不老的是在這門內外進進出出的客人。他們都是趕潮流的年輕人,或是非常酷的叔叔大姐,不論是第一次光臨還是已經來過很多次。店的窗戶上貼滿了一張張照片,照片的內容都是人肌膚上的刺青。胸口上兩顆淌血的心被一箭貫穿,後頸上是一個掛著詭異微笑的枯髏頭,健碩的背上盤踞著一條沉睡的龍,腰間纏著一條張著血口的蟒蛇……
  也有些刺青不是視覺效果強烈的圖像,而是大小不一、色彩形態各異的字。一句鮮紅的「我愛你」、狂野的「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支離破碎的「 Welcome to my SHATTERED Life 」、憤怒的「 Me AGAINST the World 」……憑字的大小和顏色,可以看出刺青主人的激動程度,感情是纏綿還是決絕。
  刺青店的主人,是個梳著長長瀏海的男人,瀏海下永遠是畫了一圈黑的眼簾,他身上也有著青一塊紅一塊的刺青。也許他和一些年輕人認為這是個性的象徵,宮野遠看卻覺得像仍未癒合的傷痕。他幫助他的顧客們把刻骨銘心的情感,無處宣洩的情緒,通通發洩在自己的皮膚上。
  刺青的刺,那種痛,是他們發洩的出口。而這些美麗的感情的紀念與傷疤,將會在身上,陪伴他們一生一世。
  總有些人,以展示自己的傷口為宣洩的途徑,又或以此為樂趣,以此為榮耀。戰士在戰鬥中換來的疤痕最值得人尊敬,也最值得炫耀,不是嗎?
  總有些人,無法體會把烙痕珍藏於心底裡的珍貴。


  I can't waste time so give it a moment
  I realized nothing is broken
  No need to worry about everything I’ve done
  Live every second like it was my last one

  Don't look back got a new direction
  I loved you once, needed protection.
  You're still a part of everything I do
  You're on my heart just like a tattoo,
  Just like a tatto, I'll always have you



  最後一筆完成,師傅把幼細的雕刻刀擱下,一塊精緻的木雕小牌子大功告成。
  刻在牆身上的是刺青,刻在木上的是精雕細琢。這塊小木牌的中央,只簡單地刻了一個略為潦草的名字“RAN”。
  他拿起完成品——小巧的木匙扣——仔細端詳,正反兩面都分別刻上了名字,象徵名字的主人一雙一對。
  「真厲害啊……不愧是行內有名的師傅!」工匠的鬼斧神工,叫天才少年工藤新一也忍不住讚嘆。「蘭一定會喜歡吧?」
  「如果是你親手刻的,她一定更喜歡。」
  「甚麼……」他斜視身旁的女孩,「妳是想繞個圈子來取笑我沒有美術天份嗎?」
  「才沒你那麼無聊!」宮野白他一眼,便轉身步出店門,工藤緊跟上前去。
  一踏出去,點點飄雪撲到臉上,她不禁打了個哆嗦。
  「別這樣吧,我也要衷心的對妳說聲謝謝。」工藤在她身邊,笑得爽朗,這笑容在宮野眼裡何時都那麼耀眼。「謝謝妳帶我來這裡,要不我現在還在煩惱,不知道拿甚麼當禮物才好呢!」
  她報以淡淡一笑,「我有點後悔了,真想看看大偵探為感情煩惱的模樣。」
  「夠了吧,妳真是一點也不可愛!」就猜到,他一定會這麼說。「將來妳嫁不出,可別來找我哭訴!」
  沒有答話,她只是微微縮一縮肩膀,然後拉起大衣的領口。
  她慶幸天空在飛雪,讓所有失落的人都有藉口隱藏自己的表情。


  I'm sick of playing all of these games
  It's not about taking times
  When I look in the mirror didn't deliver
  It hurt enough to think that I could stop
  Admit that I'm wrong and then change my mind
  Sorry but I gotta be strong and leave you behind



  宮野坐直身子,浴缸裡的水翻起浪花,肌膚閃著濕潤的光澤。水珠在髮尖盛開,墜落。浴室裡的空氣在蒸騰。
  熱氣跟雪花一樣朦朧,不同的只是氣溫而已。視線迷朦間,她彷彿又回到了灑著茫茫細雪的街道,身旁是與她結伴同行的他,他倆的距離如此之近,他卻仍錯過了她眉目間那一絲無聲的嘆息……
  是雪片太過繽紛了,還是她收藏得太深?
  伸手到玻璃浴屏上,水氣在透明的表面上結了一翅輕紗。指尖柔柔地撥開迷霧,玻璃上一筆一劃地現出了一把三角傘,傘蔭下庇護了兩個名字——
  工藤新一和宮野志保。
  指尖的筆觸很輕很輕,指頭移動的同時,一把隱形的匕首也在心上狠狠地刻劃,拷貝出一幅相同的圖像。
  這也解釋了為甚麼當她把玻璃上的塗鴉瘋狂抹去時,心臟如像被捏成一團,破爛、蹂躪……火灼地傷痛。
  眼前泛起更迷離的水氣——也許是水溫調得太熱了——她想,即使知道這不過是一個新的藉口。


  If I live every moment
  Won't change any moment
  Still a part of me and you
  I will never regret you
  Still the memory of you
  Marks everything I do

  I can't waste time so give it a moment
  I realize nothing's broken
  No need to worry about everything I've done
  Lived every second like it was my last one
  Don't look back got a new direction

  I loved you once, needed protection
  You're still a part of everything I do
  You're on my heart just like a tattoo
  Just like a tattoo
  I'll always have you



  只有把你深深地烙在心裡,結成永不癒合的疤,這是我唯一擁有你的方法。
  直到地平線的盡頭,銀河最遙遠的一端,海枯石爛,至死相隨。



To be continued.





跋:

這篇的前半段和後半段相隔了很長時間才寫的,希望銜接得不會太突兀吧。
我對這文還是很有愛的!!雖然目前比較忙個人本和找工作的事,可是——
神啊請保祐我務必能完坑!!(合十)

25/10/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