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 Tears of Blood
Flow 2: Change and Chance




==================================================

想從血海中得到解放,是自從呼吸過一口清新空氣的時候開始。
希望能真正逃出去、希望逃離充滿血腥的這裏……

慢慢想改變這個習性。

這算不算是過份的欲望?這對我來說有可能嗎?
長期被血遮蔽了雙眼、被血洗禮……

希望終有一日,能夠…嘗試清水的味道……

==================================================


多利真不知自己怎麼搞的。
身為殺手的他,居然會……

居然會救了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子!
而且還把她帶了回自己租住的公寓裏!!

一向不相信鬼神之說的他,現在也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撞邪了。

「啊…剛才…剛才真謝謝你……」

女孩底下頭,底聲地說。多利看她一眼,心裏暗自歎氣。

「小事吧……那妳叫甚麼名字?」最基本的問題。他可不想連自己發神經救了的人是誰也不知道。

「我…我叫那都。那你呢?」女孩笑了笑,看著他問。多利隨便地回應:「妳喜歡怎麼叫就怎麼叫吧。」

「啊?」那都看看他,笑了。「告訴我吧!你有名字的是吧?不會是你的名字太難聽?你不敢說出口?」

見到那都笑哈哈的,多利還是木無表情地:「妳的名字才怪,像男孩子的名。」

「但我也說了出來啊!」那都高聲說。「那你也該告訴我你的名字!那才是禮貌啊!」

天哪!看來這女的也會很煩哪……多利沒她辦法,只好說:「我叫多利。」

「嘻!多利!」那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再一次謝謝你啊!如果沒有你,我真的不知怎辦好。以後我們就是朋友啦!」

「朋友?」聽到『朋友』兩個字,多利下意識的回過頭來。『朋友』這詞語雖然經常聽到,但卻令他感到陌生。

他從來沒正式交過朋友。勉強說有的,就只有工作上合作過的伙伴吧,但和他們相處時都只是談工作,大家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合作,和他們相處……根本談不上任何感覺。

雖然大家相處融洽,也很合作,但多利總覺得……找不到『朋友』之間應有的感覺……

有時,甚至會覺得他們很虛偽。

「…多利?你怎麼啦?」那都輕輕一喚,喚回多利的思緒。「你不喜歡和我做朋友嗎?」

「啊…」多利對上那都真摯的眼神,一時也不知道怎樣才好,只有忙轉換話題:「這不是重點,那妳……妳是甚麼人?為甚麼妳要離家出走?」

從剛才的情況,多利或多或少都猜到──那都是故意要逃的。而且看她這忖模樣,八成是那些喜歡自由卻被頑固老爸困住,不讓她外出的千金小姐。而事實上,多利猜得也很對,不過那都卻回答說:

「唔……沒甚麼的,我只是不太喜歡我父親的處事方式,我才逃的……」那都的眼神有點閃縮,看來有些事情她是隱瞞了不想說。「呀哈哈!反正我是個離家出走的壞孩子就是了!」

「哦…」好一個避而不答啊!但既然她也不想說,多利也不逼她,他也不是那些愛『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人。

「啊…!不說些這些啦,剛才你也很厲害啊!多利!」那都回復開朗的語調:「那些人都怕了你耶!好厲害!」

「是嗎?」多利漠不關心的別過頭去。「有甚麼出奇,因為我是個殺手嘛。」他從來不怕給別人知道自己是殺手,反正知不知道也不關他的事,有事的也只是知道這個事實後會害怕的人。

「嗄?」那都呆了一下,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甚…麼?」

「哼,妳害怕吧。人人都是這樣的了,我已習慣了。妳害怕的可以立即走。」

語氣中充滿自嘲。到底他在自嘲些甚麼?可能是嘲笑自己的可怕,嘲笑自己是身為殺手的寂寞,或是嘲笑自己居然會有寂寞的感覺。

「…可是你也幫了我啊!我想不到有理由要害怕。」那都望著他說,眼神非常的認真,這使多利不禁笑了。

「妳傻的呀?妳不怕我會殺了妳嗎?」

「不會呀!無緣無故你不會殺我的!」那都信心滿滿的說,好像確信自己的話一定正確。

多利再笑:「妳憑甚麼這麼有信心?」

「那你為甚麼會幫我?」

那都反問,多利一時間也想不到答案。他自己也想知道,為甚麼自己要救她?想想自己也不是傻的嗎,居然自願惹麻煩上身……「我不知道。」這是多利唯一想到的答案。

「嘻…就是說嘛!」那都爽朗的笑著。「有『想殺某人』的心情,都一定是有理由的;可是幫助別人,卻是人的本性,從來不需要理由的!所以呢…你沒有理由的話,是不會殺我的!」

看著那都的笑容,多利心中突然多了份溫暖的感覺。從來沒有人會對他這樣笑的,有史以來他看過的笑容,包括老頭子、姐姐等,大家的笑都只是表面式的,那種笑令他覺得好虛偽……可是那都,她的笑,給他一種從來未有過的感覺,給他一種很真實、溫暖的感覺……

這就是……『發自內心的笑』吧?

活了十多年,還是第一次看見……

「蠢、蠢才!」多利覺得自己的內心還是第一次泛起這樣的漣漪。他別過臉去,不敢太正視那都的笑容,他還需要一點時間去適應。「如果給我找到殺妳的理由,我一定殺了妳!到時可別後悔啊!」

說完就立即走入自己的房間。那都在後面叫著:「啊!那我該走?還是留?」

「隨便妳!」頭也不回的喊,便『砰』一聲地關上房門。


這天,多利稍為遲了一點起床。他起來的時候,已差不多十時了。
出到客廳外,已經空無一人了。她已經走了嗎?

室內的裝飾、傢私、擺設,依然和昨天一樣,甚麼也沒有變,好像她從沒來過一樣,完全沒有留下她來過的痕跡。

…算了,反正自己和她又不是有親,她走了還好,不用麻煩自己。

人來人去,他早已習慣了。可是這次……
總覺得有點失落……好像失去了點甚麼似的。

哼,真是好笑,殺手居然也會有這種感情,他是從哪兒學會這種情感的?

多利不禁暗自嘲笑自己,他生在這個家,就注定一世也離不開殺手的生涯,永遠不能和血腥的生活脫節。

揮一揮頭,像是要把多餘的感情撇掉,多利拿起他一向慣穿的黑色大衣,頭也不回的踏出門。

沒錯,由此至終……也只有自己一個而已。


~*~*~*~*~


「基路亞……你這樣……不太好吧?」小岡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基路亞。「快走吧!」

小岡扯扯基路亞的衣袖,示意他快走。可是基路亞一手撇開小岡的手,說:「我不依!這家鋪的巧克力款色又多又好吃……我決定了!我一定要買!!」

「嗄!?天啊!!」小岡不禁叫苦。「再買的話我們就真的沒錢的啦~~」

和十二歲時沒分別,現年十七歲的基路亞,還是一樣的那麼愛吃甜食。有時真懷疑他的心智到底有沒有成長……

不過,最可憐的還是小岡,難為他經常要『看守』著基路亞,使他不致於把錢亂花光。

「甚麼嘛!只是買少許,小岡你別這麼吝嗇啦!!」
「不~行~啊!你一定會把錢花光的!」

二人就這樣,在一家糖果店外拉拉扯扯的,路人看到也不禁汗顏……bb

「讓我買嘛!別拉著我啊小岡……呀!!」在推撞之間,基路亞不小心撞到行人了!

「啊…!」那人跌了在地上,小岡和基路亞立即上前:「不好意思!你沒事吧?」

「嗯…不要緊,我沒事!」那是一個女孩,年紀比他們小一點,有著一頭湛藍的長髮,和清秀的臉蛋兒。她笑著站起來:「沒事,放心吧!」

她對小岡和基路亞笑著,反而使他們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她又蹲下身去,拾起剛才撞倒時掉了的袋子。基路亞一看,袋子裏的都是一些食物,而且是生的、需要煮熟的食物。

「啊?妳要烹飪嗎?」他好奇一問,「現在還真少人會自己煮食啊!多數都是在外搞定的……」

「對啊,像基路亞,他天天吃巧克力當午飯哩!」小岡笑著說,立即被基路亞K了一下。「哼!你多事啦!」

看著二人在這麼吵吵鬧鬧,女孩也笑了,笑的非常甜。「哈,你們真有趣!我要走了,我還有事要做呢!再見!」

女孩一拂長髮,向前走了。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小岡有點失望的說:「啊,這麼快就走了!還想問問她的名字說……」

「怎麼啦!你喜歡上人嗎?」基路亞挪揄他,「想不到你這小鬼也會動心啊!」
「才不是耶!只是想認識多個朋友罷了!」

二人再次吵鬧起上來,他們就這樣一面吵鬧著一面離去了。


~*~*~*~*~


看著螢光幕上一行又一行的文字,眼睛真有點累了。多利閉上眼,重重的挨向椅背。

這個米利亞夫還可真謹慎,甚至可說是過份──
會場那兒的保安機關多得不像話,光是保安人員的人數已可組成一支軍隊了。

唉……雖然,這些不足以對付多利,但執行任務時真的要小心小心,不然可能會因大意而被這個米利亞夫裁掉的。

把資料儲存到磁碟片裏,回家再慢慢參詳吧。不過,現在還有一件事要做的──
尋找基路亞的下落。

抖擻清神,兩手翻查出入境的記錄,留意有沒有「基路亞.左魯迪古」這個名字……
不過,他得要小心,因為他現在是在入侵政府的電腦系統,找尋數據。

並不是政府的保護系統做的不完善,而是多利熟知操作電腦的技巧。在家中,老頭子也要他學習了許多許多關於的電腦和機械的知識,以及在電腦系統中搜集情報的技巧,包括如何入侵公家的電腦、破解某些保護程式等,他都有學。加上他自己對這些也有幾分興趣,空閒時也會自己鑽研一下,所以現在他的技巧,可以說差不多到達專業程度了。

入侵政府的系統,是件不得了的大事,如果被查出就真的糟了。不過,他已事先準備好了。他在用外頭咖啡廳的公家電腦,這樣即使位置被查出,也不輕易找到用電腦的人。

照現在情況看來,他還有一段時間不能離開電腦前了──

「喔~~~多利~~~~~~(心)」忽然一把聲音從背後響起:「你.好.嘛~~~~~(心)」

多利不用回頭,已經知道那是誰了。「煩女人!妳還真的來了……」多利沉著氣,使自己盡量不爆發。

「多利還是一樣的冷淡呢~~~~~(心)」她笑笑,不過是耐人尋味的笑。「你在找小基吧?要不要我幫幫你?」

「哼!」多利哼一聲,已沒好氣再理她了。但她還不死心,「這次不是只得你一個找他啊,我也受到別人的委託,要把他找出來呢。」

嘖,真麻煩。這個女的,又在打甚麼鬼主意啊?

「你的表情在懷疑我嘛~~~~多利。其實呢,你這次執行的任務──去暗殺米利亞夫一事……」輕挑的語氣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少有的詭異。這話引起了多利的注意,他微微抬起頭來注視著她。「老頭子叫我來支援你呢。」

甚麼!?多利感覺像是突然被雷劈中一樣,腦袋轟轟作響。

不是吧!!這麻煩老姊要來「幫」他!!多利瞪大眼睛直望著他的老姊,眼神是在說「妳是在說笑吧?」

他真的不敢、不想……不願相信!!

「哎.呀~~~~~(心)別這樣看著我嘛!你少擔心喔~~~~~」她妖艷的笑了起來:「我不會添麻煩的,我是來幫你的嘛~~~~(心)」

幫個鬼!!會妳不來找我就是幫我了!!
此刻多利的頭,簡直有如被電鑽在兩旁鑽著那麼痛。無論怎也好,她已插了一條腿下來!這次真的麻煩了……

「那不關我事!我只會做好自己本份的職務!我先走了!」多利關掉電腦,站起身來就走了。

「唔……真是的,多利實在太冷淡啦!」那女的望著多利的背影,露出一忖『可惜』的表情說。就在她剛剛說完話之際,咖啡廳的暗角處有一身影向她漸漸走來。

「是妳太熱情罷了。」那身影走到她旁邊。「妳還是老樣子呀,瑪塞絲。」

那人有著一頭長長的黑髮,面目清秀,卻散發著一股攝人的氣質。瑪塞絲回過頭來,笑了。

「喔…是你啊~~~(心)想不到連你也來了呢……小伊路米(心)」

「……我只是感覺到基路亞的氣息,才來這裏的。」伊路米木無表情的說:「妳很想玩玩吧!我完全感覺不到妳有心要幫多利呢。」

「對呢~~~(心)小伊路米你還真明白我的心意~~~~~(心)」瑪塞絲的眼神充滿了神秘感。「而且…多利他……好像稍為有點不同了~我一定要去查一下(心)」

「調查嗎……」伊路米沒她辦法。「妳也只是以好玩的心態看待吧。」

「唔呵呵(心)放心啦小伊路米……(心)」瑪塞絲的嘴角泛起一絲陰森的笑意,眼睛閃著詭譎的光芒……「我有預感……這次事情的發展會很有趣哩……(心)」



(待續)


----------------------------------------------------------------------------

某澄不負責任廢水後記:

重寫第二篇……但仍未到高潮(死)大家將就一點吧……(爆)

我很喜歡瑪塞絲……的說話方式呢~很有趣~(心)

唔…下章再見吧!這星期沒有 test ,我會努力寫多些的了! > <

初稿于 22/7/02
重寫于 26/2/0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