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In Air
~Touch Your Heart~

 
我想對你說的話,全部都出自心裏。
所有說得出的,說不出的,都存在心中。
觸感摸不到,靈感碰得到。

那些說得出的,請你細心傾聽,就傳達於空氣中。
那些說不出的,請你用心感受,就輕喚在我心中。

終有一天,那些說不出的,會化成思念,
溶解在空氣中,輕輕的,輕輕的……
化成聲音,飄到你耳邊,溫柔的包圍著你,送進你的心裏。

終有一天,那些說不出的,都能夠親自說出口,
溫柔的,在你耳邊輕聲細語,說出我心底的話。
一定能夠,不用空氣傳達,都能夠說出口…… 
 
 
.*.*.*.*.
 
 
天色微陰,微薄的雨雲給掃上了一層淺灰。太陽躲在灰濛濛的雲霧中,令天空看來不太開朗。灰暗的天色,看起來就是不安的象徵,籠罩著四周,使人心情不能舒暢。
一串串細長的雨絲,斷斷續續的從天而降,宛如斷了線的珍珠項鍊,一顆一顆墜落到地上。
凱坐在床上,靠著房間最角落的位置,隔著密封了的玻璃窗,看到被雨水柔化了的街景剪影。有如照相機的微距鏡頭,對焦時那樣模糊不清。
雨水拍打在玻璃上,發出了不算小的聲音。水順著玻璃的光滑面向下滑落,形成了一道道漂亮的水紋。窗外景物的輪廓不但被柔化,而且因水的折射而扭曲了。
伸手輕撫玻璃,努力的想像要感受玻璃另一面那水的觸感。可是,唯一感覺到的只有自指尖傳來的,玻璃獨有的光滑而冰冷的質感。
外面的世界,一切都顯得迷濛不清,線條被扭曲了,是那樣的虛幻……雖然只隔著一片玻璃,感覺卻遙不可及,永遠也觸不著,永遠也看不清真實。
這個世界的一切,看起來是那麼虛假…… 
 
 
..
 
世界也許假的 聲音是真的
雨季有種淅瀝 很潔淨
永遠那麼深的 呼吸是淺的
空氣正喘息 我很想去應
 
 
..
 
 
自己的面影,若隱若現的映在玻璃上,顏色是那樣的淡,像浮現在雨中的幻影。
連自己也是那樣的如夢似幻……
在外面世界的自己也是假的。總是戴著個假面具,穿上一整套盔甲,以冷漠作為兵器,滴水不漏地自我保護。
不清楚他人的確切的想法就去相信別人,曾經因為這樣而遍體鱗傷。
太輕易被人看穿是很危險的,做人沒有武器握於掌中會很吃虧。即使軟弱,也必須裝作很堅強,很硬朗,人前要一副武備充足的樣子,才不怕不知來自何方的敵人來襲。
但,堅強其實很辛苦。只有在這小小的空間中,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能卸下武裝,做回真正的自己。
靜靜聽著清脆淅瀝的雨聲,這是在這間房內唯一能從外面世界所感受到的真實。
還有,沉重但近乎無聲的心跳,亦深亦淺的呼吸……
屬於自己的聲音。
永遠一樣,恆久不變的節奏,才能讓人安心下來。
將頭擱在冰冷的玻璃上,用手環抱著自己。
一個人的體溫,是那樣冷。 
 
 
..
 
過去變得乾的 聲音是濕的
這晚有種偏僻 好叫我透明
愛也許瘋的 思憶是啞的
所有說不出的 我都想去聽

 
..
 
 
卡 嚓 ── 門突然毫無預兆的被推開了。突如其來的聲音,打亂了本來井然有致的節拍。
「凱…?」
門口處傳來輕柔的呼喚。不用回頭,已經知道那是誰了。
從玻璃上反映出的影像辨認得出……是金李。
李走到凱的身旁,悄悄地坐下。
「你剛才沒有和大家吃晚飯……會不會有點餓?」語氣中充滿關心。
凱依然沒有回頭,默默地望著窗外的雨絲。
他愛離群,愛獨處,一大堆人在一起的時候,總缺少了他的身影。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三五不時的消失影蹤,其他人大概已見慣不怪了吧。
唯獨是李,一直只有他,會在意自己的消失;每次也只有他,會特意來尋找自己的位置。為甚麼?
見凱沒回應,李輕嘆口氣,「這樣對身體不好啊。」
玻璃中映出,他正以溫柔的眼神看著自己。那種眼神,帶著一點憐惜、和心疼……是嗎?
凱不清楚,因為在玻璃中的倒影是那麼的朦朧。不清楚,不真實。 沉默。 聽到的只有窗外的雨聲…… 
 
 
..
 
年華最細碎 感觸很似水
就靠聽得出的 直向海浮去
從來不退 美麗到有些心碎
將會凝於光影裡
 
 
..
 
 
凱卷曲著身子而坐的身姿,看起來是那麼弱小。
令人有種想上前去抱他、疼他、呵護他的衝動。
已經留意你很久了。看到總是一個人的你……
感覺好孤獨,好寂寞,好脆弱……
想要守護這樣的你。
使你不再是孤獨一人。
用行動傳達……只想保護你的這份心情。 
「……你不要這樣望著我……好不好。」凱一瞥他,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受不了那種曖昧不明的目光。
「我只是想坐在你旁邊而已……你不歡迎嗎。」
「是。」這邊也不客氣,斬釘截鐵的回應。
有別人在身旁就不自在。
本能驅使他無法解除武裝。
原因就是自己不夠堅強呵……
 
「你就那麼討厭接受別人嗎……」好像告白的人被拒絕後的落寞語氣。
凱沒回應,李逕自把話說下去:「但一個人,總不能永遠只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啊。」
緩緩的一眨眼,平靜地反問,「你怎麼知道我不行?」
「因為……」李頓了一頓,慢慢閉上眼,才輕輕地吐出一句: 「因為你……很脆弱……」 聽到這話,凱整個人如遭芒刺一樣,猛然回過頭來睨視著李。
一瞬間,火紅的眼瞳中掠過一絲驚愕與不安,但下一秒旋即回復那無機質的表情。
李徐徐地張開雙眼,直視著凱。仍是那種令他不自在的目光──
兩個人的身處的空間明明不算小,凱卻感到異常侷促和狹窄。
那種目光是那麼深遂,深遂得像能穿透他披在身上的那副鎧甲,看穿看似堅硬的外表後其實是一片空白,外強中乾。 雨也好像淚水,止不住,流不盡。
掛在屋簷邊的小水點,搖搖欲墜,在那兒晃了一會就無力地落下。 凱二話不說,突然就站起來走出屋外。
 
雨箭傾盤而下,狠狠地打在凱的身上,冰寒刺骨的感覺襲遍他全身。
就這樣沐浴在雨中,唯獨這樣,才能使自己保持清醒。
雨中即景,小小的水花沿著景物的線條濺起,眼前的景物都被雨水過濾得一片朦朧了。
沙沙的雨聲不絕於耳,好像收音機接收不清晰時的電波干擾,不同的是雨聲多幾分悠越清脆。
偶爾會聽到汽車車輪與濕滑馬路摩擦的聲音,或是在雨中趕路的行人寥落的腳步聲。
無論甚麼聲音也好,在一片密不可分的雨聲中,聽起來都是那麼細碎,快要被雨聲所淹沒。 不同的人和物,都有它自己的聲音。
「聲音」不等同「說話」,「說話」可以用來騙人,「聲音」卻是真實的。
誰或誰能聽見甚麼人和物的「聲音」,一定是因為有用心傾聽過。
並非偶然。
所以趕路的行人沒閒情留意車胎與地面的摩擦聲,汽車司機也不會有空去聽行人的腳步。
 
那麼,我們的聲音呢…?
 
「凱……」一步步跟在他身後的李。
小心翼翼的喚你的名字,害怕會把你嚇壞。
「我能聽見你的聲音……」
因為一直以來都有很用心很用心的去聽。
想傳達這份心意,想告訴你我的心情。
 
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輕輕的一個擁抱,漸漸驅走了雨點的冰冷。
零距離之下聽見了互相最真實的心跳和呼吸。
實在的溫暖能夠使人安心吧?
所以聽到了。連沒說出口的話也聽到了。
無需語言,只需傾聽發自內心最真的感覺。
其實心裏清楚明白,自己是多麼的渴望可以御下身上的兵甲,找個撒嬌的藉口。
正因受過傷才更想找個醫療所。
現在算是找到了嗎?
 
「你知道吧?我喜歡你。」
「嗯……」 雨還在連綿不絕地落下。
 
大概不到雨停也不會放手吧?
 
 
..
 
年華最細碎 感觸很似水
就靠聽得出的 直向海浮去
從來不退 美麗到葬於心裡
都會溶於聲音裡

從來不退 渴望凍結於冰裡
都會溶於聲音裡
 
 
..
 
 
 
 
~END~
 
 
  
無聊後記 by 極睏的清澄: 

啊啊~~~「終於」寫完了的 low quality work ……我嘔了很久啊……現在好睏 =皿=
本來寫了一半放棄了的,被我丟到了「倉底貸」的檔案裏,卻在”清理”舊文的時候給我挖起了這篇……
便想反正最近沒心情打新文了……挑戰自我(?)一下去駁完這些半湯不水的文也好啊……於是……(漸滅)愈寫愈草,沒法子啊,我睏嘛(毆死)還用歌詞拖版位……像上次的真三文一樣……(爆飛)
 
我相信「感覺」是騙不了人的,凡事不要只用肉眼去看,也要用心眼去看。
不止視覺,也包含聽覺、觸覺、嗅覺……
不全面去了解事物的話,又或許以為自己已然瞭解,抑或是無那種好奇心和熱誠去探索,是不能看到真實的。(天:又在扮高深了… =  = )
而我,多半是沒心機那種。<--別管上面的,這才是重點。(爆)
 
我想每次也帶出一些能讓人思考和回味的元素在文中,不僅是對同人的怨念和愛,
也是作者本人自己的一種思想感情表達和交流,能令人心有所感……
我希望能做到這點。但發覺自己真是不自量力……始終有心無力,我的功力還嫩的很呢……
 
P.S. 後天要入中六的 training camp ,希望能找到新靈感吧~ =w=////
 
14/9/0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sumiss 的頭像
kisumiss

我在,故我思。

kisumi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